从德国看欧洲

Ulrich Ladurner表示,在一切艰难中,欧盟必须变得有能力,并且有意愿在世界上代表欧洲的利益。

柏林:施普雷河畔的大教堂
柏林:施普雷河畔的大教堂 f11photo - stock.adobe.com

我们向欧洲国家的记者询问了关于欧洲的未来,请在此阅读Ulrich Ladurner的回答。他为德国《时代》周报撰稿。

德国人是坚定的欧洲人,因为他们从历史中吸取了正确的教训。这是人们经常听到的一句话。这可能是对的,人们也可以以另一种方式解读。欧洲给德国人逃离自己历史的机会。这个说法有些尖锐。但是,没有一个欧洲其他国家会把欧洲如此彻底地理解为消除民族国家的方案,似乎民族国家完全是万恶之源。此时,人们忘记了,很多欧洲人曾经以自己的国家名义抵抗过纳粹。鉴于这些事实,德国应该表现出更多的现实主义和观察力。德国人对欧洲的期望通常不是其他欧洲人的期望。若能跳出现有的框框看问题,这也许对德国有益。

Ulrich Ladurner
Ulrich Ladurner Die Zeit

欧盟可能正在走向联邦制国家,然而这条道路漫长而艰辛,并且完全不能确定它是否会走向终点。欧盟是一项典型的、结局开放的“在建工程”。因此,高谈阔论终极目标也许是轻松的,但更值得做的是实实在在处理好眼前的任务。对所有人而言这些主题清晰可见:气候、数字化、移民、防御等。

如果欧洲想要保持自由,它就必须拥有主权。

Ulrich Ladurner, 《时代》周报

有人总是说,这些问题只能以共同的、欧洲的方式加以解决。但这是一种需要注入内容的信条,这里也需要现实主义。欧盟不会明天就为这些问题提供解决方案,但是它会不断进步,也许像蜗牛一样缓慢,但是会前进。对此,欧洲人应当意识到,在一切缓慢及艰辛的进程中,欧盟获得了在全世界有效代表他们利益的能力。如果欧洲想要保持自由,就必须拥有主权。如何实现这一主权,对此日复一日会给出部分答案——不能期望更多,但也不会更少。那些没有耐心的人应该牢记一件事:欧洲的理念是,民族国家为了相互利益而合作,有时候合作很密切,有时候不那么密切。这听来有点平淡,但目前还没有一个比这更好的理念。

Ulrich Ladurner1962年出生于南蒂罗尔,自1999年以来一直担任《时代》周报的驻外编辑。他在战区报道了二十多年。自2016年以来他一直担任该报在布鲁塞尔的欧洲通讯员。他出版过许多专著。

© www.deutschland.de

You would like to receive regular information about Germany? Subscrib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