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英国看欧洲

英国曾经一直想留在欧盟内部,却也想待在外面。但它确实属于欧洲,Rachel Sylvester确信这一点。

伦敦:塔桥与金融区
伦敦:塔桥与金融区 s4svisuals - stock.adobe.com

我们向欧洲国家的记者询问了欧洲的未来——请在此阅读Rachel Sylvester的回答,她是英国泰晤士报的撰稿人。

英国与欧洲其他地区的关系历来都是尴尬的邻国。像乘坐游乐场里的游乐设施,乘客在急速旋转的过程中被甩向四方,仿佛有一种离心力将我们甩离布鲁塞尔,而欧盟的其他国家却正朝着一个越来越紧密的联盟迈进。我们既想留在内部,又想待在外部,想拥有欧盟内部市场,却拒绝欧元,想得到我们的那一块蛋糕并享用它。海峡曾经是一道政治上和物理上的屏障,给人以一种隔离的感觉,一种愚蠢的自豪感。正是这种对隔离的渴望导致了2016年的脱欧公投,但离群索居终究只是一种幻想。

我们并不确定自己在国际上的位置

首相Boris Johnson将脱欧后进入新时代的英国描绘为一个全球性的超级大国,它将作为自由贸易的强大捍卫者进入世界。但是我们拒绝了自己最大的贸易伙伴,成为了中美角力的旁观者,还期待达成全球性的协议。事实是,我们被削弱,并且不确定自己的世界地位。甚至在今天,1962年美国国务卿Dean Acheson所说的话仍然成立:英国失去了一个帝国,但尚未找到新角色。

英国脱欧公投是感情用事。脱欧运动充斥着对移民的非理性恐慌以及对“重新掌控”的反政治渴望。但是现在,我们待在外部,我们看到的现实是,必要的妥协以及放弃贸易协议所带来的沉重的经济代价。

Rachel Sylvester
Rachel Sylvester

首相决心离开欧盟,并与布鲁塞尔订立自由贸易协定,即使企业、农场主以及消费者必须为此付出代价。如果这不成功,他也准备不惜一切代价无协议脱欧。

即使仅凭政府的估计,这些代价就意味着国家部分地区的国内生产总值下降16%。值得注意的是,北部和中部地区的工人阶级受到影响最大——正是他们使保守派在议会选举中获胜。如果Johnson的道路导致工厂倒闭和工人失业,他将在下次选举中受到严惩。

与历史相比,地理同样不能被忽视

因此要施加政治和经济方面的压力,为与欧盟达成妥协。欧洲仍然是地理位置上最接近英国的市场。与历史相比,地理同样不能被忽视。正如一种情感上的离心力将我们甩出欧洲那样,经济上的向心力也将缓慢但却坚定地将我们带回欧洲。

Rachel Sylvester是泰晤士报的政治专栏作家,她从1996年开始撰写关于政治的文章,并且在《每日电讯报》和《星期天独立报》工作。她于2008年加入《泰晤士报》,并且还是2015年和2016年英国年度政治记者。

© www.deutschland.de

You would like to receive regular information about Germany? Subscrib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