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墙到底在哪里延伸?

1989年11月9日柏林墙倒塌,一个世纪性事件,一次当代之旅

picture alliance/AKG images - Fall of the Wall

柏林墙到底在哪里延伸?这里曾经是西方吗?东方从哪里开始?在柏林的查理检查站,一切确定性都已是历史。只有身着仿制的红军或美军制服的大学生还令游客回忆起这里曾经是两个世界的边界。1961年10月,柏林墙修建之后两个月,苏联和美国的坦克甚至在这里相互对峙。

 

它们究竟是何时消失的,160公里长的柏林墙和1400公里长的东西德边境线?是在1989年混凝土被拆卸或者被“柏林墙的啄木鸟”掠夺之后马上就消失了吗?是随着1990年统一之后开始的两德之间的“民族迁移”而解体的吗?那时候,莱比锡人在斯图加特寻生计,埃尔富特人去法兰克福找工作,而斯图加特和法兰克福的年轻人则搬到了普伦茨劳贝格。抑或它们还始终存在着,不是物理的边界,而是头脑中的柏林墙?该是在勃兰登堡门和昔日易北河边境之间寻觅踪迹的时候了。

 

柏林墙最受欢迎的一段位于柏林克罗伊茨贝格区和弗里德里希海因区之间,1.3公里长的东边画廊,这段墙上Honecker(昂纳克)和Breschnew(勃列日涅夫)的“社会主义兄弟之吻”是柏林最知名的柏林墙艺术品。当然,自从1990年2月这幅画画成之后,它更多成为了连接而非分裂的象征。而更重要的是对分裂的纪念。在那28年间,在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和联邦共和国之间以及柏林西区和苏区之间,曾经存在过死亡地带。

 

除了查理检查站以外,贝尔瑙街上的柏林墙纪念馆也在讲述着这段分裂的故事,就是从柏林市始建时期就已经存在的建筑稠密的城区当中,自1961年8月13日至1989年11月9日延伸着分界线,东柏林人从自家窗户跳向自由的图片在全世界流传。如今,贝尔瑙街是唯一可以全方位体验柏林墙 -- 内地边界墙、死亡地带、柏林墙真迹 -- 的地方。

 

柏林市内昔日各区之间边界的标注则更为低调。在查理检查站的左右如今依旧竖立着写有“注意,您正在离开美占区”的标牌,街上铺设的一排排石子记录了柏林墙的走向,铜牌上刻着“柏林墙1961-1989年”的字样,这条石头铺就的地带如此低调,对于年轻人而言很难理解,在它背后隐藏着怎样的历史。

 

而回忆又是可以被拉长的。当1961年8月13日东德开始修建柏林墙时,第二次世界大战正好结束了16年,而自从柏林墙倒塌以来,也已经过去了25个年头,正如美占区和苏战区一度始于查理检查站,如今在弗里德里希大街,回忆之区开始了。

 

最令人心潮起伏的是回忆那突如其来的分裂,例如在不断标记着柏林墙自行车道的石碑边。和市中心不同的是,西柏林与周边地区之间的边界不是柏林城市地区的分割线,而是城乡之间的边界。逃亡者反复尝试在这里逃亡西柏林,在下诺伊恩多夫,昔日的边境塔楼还保留了鲜活的回忆。1963年1月24日,当时20岁的Peter Kreitlow(彼得·克莱特洛夫)在尝试穿越哈韦尔河时被苏军开枪射死。柏林墙边共有29座石碑,共有136人丧生于此。

 

因为想要游过一条河,就被射死了?在柏林墙倒塌27年之后,这几乎难以想象。同样难以想象的还有,在标记了94公里“德国内部”边界的易北河畔,一堵金属栅栏挡住了东德人看河的视线,数百年时间里在河边与之同生共长的村庄从此与河流分割,有些村庄甚至搬迁,其中一次遣送行动叫做“害虫行动”。留下来的人再也看不到河流,只能闻它的味道,听河上鸟儿的叫声。

 

墙到底在哪儿?很多已经不复存在了:有一段在紧挨着柏林州议会大厦的下基尔希纳街,有一段在施潘道运河边的荣军公墓,还有一段在如今的东边画廊,这是弗里德里希海因和克罗伊茨贝格之间的边界。1989年11月9日和1990年10月3日两德统一之后,人们不再愿意回忆起柏林墙,分裂的“该隐标记”应当消失。

 

只有感受过一个城市突然被一分为二的人,才会理解为什么在1989年11月9日之后的日子里,人们千万遍重复着的一个词:“天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