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可能会血流成河”

柏林墙倒塌25周年专题。在第6部分,作者Sascha Lange讲述莱比锡周一大游行期间的紧张气氛。

Sascha Lange - Fall of the Wall
Sascha Lange - Fall of the Wall Sascha Lange - Fall of the Wall

“那时正是柏林墙倒塌整整一个月之前,1989年10月9日。我站在奥古斯都广场上,那年我17岁。我周围聚集着很多人。就在一边街角上的尼古拉教堂里,一场关于和平的祷告刚结束。越来越多的人涌到广场来,挤在我周围。先是数千人,后来达到数万人。就好像当时的人们知道这将成为决定一切的周一游行似的。我周围聚集了7万多人,在歌剧院和格万特豪斯音乐厅之间,其他地方也到处都是。但是:很安静。我没有看到横幅,没有听到口号。火车站方向的街道上全是待命的警察和战斗部队。每个人都很紧张。我想到一些听到过的传言:莱比锡的各家医院将快痊愈的病人打发回家,因为它们需要为枪伤人员准备床位。他们甚至还预定了额外的库存血。可能会血流成河。这只需要驻扎在眼前的警察发出一声命令就行了。我身边没有人知道究竟会发生什么,那个夜晚将如何结束。

 “然后我在7万多张面孔中看到了我的父亲,政治讽刺小品演员Bernd-Lutz Lange。这是个偶然,多么巧合的偶然。他是‘莱比锡六君子’之一,这六人呼吁非暴力,在那一天发挥了关键作用。他告诉我一些没人知道的事情,这些事情之后才在城市广播中播出:警察和战斗部队不会干预。不会死人,不会有大屠杀。这一天,周一大游行这一天对于我比柏林墙倒塌重要得多。柏林墙倒塌后,我的生活发生了根本性改变。之前我生活在无产阶级专政之下,现在却生活在 -- 不管它听起来多么怪 -- 资本的专政之下。”

 

Sascha Lange1971年出生,一直生活在莱比锡。他是戏院木匠、历史专业的博士、记者,既写小说,也写通俗专业书。2013年他与Dennis Burmeister一起撰写出版的《Monument》(《纪念碑》)一书,是关于Depeche mode(赶时髦乐队)的首部完整的作品集。他最近的一部小说《Das wird mein Jahr》(《这将是我的一年》)于2011年上市。

Protokoll: Matthias Jügler

http://scherbelberg.wordpress.com

© www.deutschland.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