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效消除造成难民的根源

黯淡的前期是许多难民踏上前往欧洲道路的原因。对此,政界要致力于消除造成难民的根源。

Grzeski(贝雅德)女士,您作为2015年德国外交部新设立的“难民与移民”协调总部负责人,您的确切任务是什么?

我们确信,难民与移民这一主题几乎涉及外交部的所有领域:欧洲政策、人道主义救助,甚至文化与教育政策。因此,协调总部要负责协调德国外交部难民与移民政策的所有行动。对此,与难民来源国及中转国大使馆的沟通将是评估危机解决方案的状况与发展的关键。除此之外,在德国联邦政府的协调过程中,我们在移民问题上对外代表外交部,但也包括国际会议的筹备,比如欧盟(EU)与非洲各国间的瓦莱塔峰会。

在到达德国的难民中,来自叙利亚的特别多。要想在消除造成难民根源上取得快速成效,几乎不必有所期待。鉴于难民问题,德国外交政策对于近东地区设立了哪些目标?

首先,当然是叙利亚局势的稳定,对此我们也做了很多工作。在过去几个月,外交部长Steimeier(施泰因迈尔)在利雅得、德黑兰、安卡拉、贝鲁特、安曼和维也纳展开了无数艰难的会谈。在维也纳会谈进程中,当前首次出现了一线希望之光。难民们不顾危险重重,仍要踏上前往欧洲的道路,他们在这个决定做出的过程中,所经历的暗淡前景,特别是子女教育机会的缺失产生了重要影响。对于这一点,我们致力于为这些地区的人们提供长期的帮助。短期内,难民来源国与中转国的大使馆已经启动了致力于澄清事实的宣传运动,以打消难民们对有关欧洲局势的理想化设想。

类似2015年10月叙利亚会谈这样的碰面具有哪些意义?相关的决议是否能够得到贯彻?

叙利亚的内战已达5年之久,并已造成25万人死亡,当前在争取解决的方案上终于有所松动。10月末,我们为找到叙利亚问题答案所需的国际各方齐聚维也纳。这显示出,致力于打破不断增多的暴力与混乱局势的努力是值得为之的。此外,各方就减缓冲突的路径也首次达成了共识。当然,一切才刚刚开始。希望这是进入政治进程的一个开端,能使我们离最终解决冲突更近一步。

在逃亡至欧洲的许多难民中,同样还有大量的人来自非洲国家,这肯定需要有不一样的战略来阻止难民潮。在这个问题上,相关政策的目标是什么?

在11月中旬的瓦莱塔峰会上,欧盟各国政府首脑与33个非洲国家已达成共识,加强对难民的保护,同时打击非法移民。重要的是帮助那些自愿返回者,在他们各自的故乡建立长远的发展前景。使年轻人获得教育机会也同等重要,对此我们可以从瓦莱塔新设立的欧盟-非洲信托基金中投入相关资金。

消除造成难民的根源,以便没有人会因为不得已而逃离自己的故乡,然而这并不是德国外交及发展合作的新任务。在您看来,是否已有阻止难民的成功倡议?

往往是当地的条件,首先是缺乏安全以及整体局势不稳定,才迫使人们逃亡。如果我们能够对这些条件做一些改变,这些人就能确信,他们在自己的故乡能拥有未来。对此,一个现实的例子是:在伊拉克,当提克里特从“伊斯兰国”恐怖分子手中解放出来之后,通过迅速救助成功地恢复了城市的基本供给,有80%的居民重新回到了提克里特,对此我们做出了贡献。

在那些难民来源国,也反复流行着臆想中的“天堂欧洲”的错误设想。对此,我们该如何应对?

我们已经启动了致力于澄清事实的宣传运动,以消除大量讹传与那些犯罪蛇头故意扩散的错误信息,以便在最重要的难民来源国与中转国,就有关在德国的接收机会与条件传播一个真实的画面。其目的在于阻止那些本就处于艰难状况下的人们,带着幸福的设想及错误的期待踏上行程。对此,我们将借助很多渠道:从对我们大使的采访,到贝鲁特大使馆前麦克风中播放的公告,一直到每日分享的推特信息及社交媒体上的帖子。在喀布尔和马扎里沙里夫,比如我们设立了大型海报,海报上的文字是 “离开阿富汗 -- 你确定?想通了?”,目的是避免让逃亡成为一种随意之举。

在欧洲,有关难民问题的讨论深入,但意见各异。事实上,大多数难民绝不是在富庶的西方国家寻求避难,而是在巴基斯坦、黎巴嫩、伊朗及土耳其。对这些国家有哪些特别的支持?

在与当前难民危机的斗争中,土耳其是关键国家。从叙利亚内战一开始,土耳其就接收了220多万难民,并且土耳其还是难民前往欧盟各国的重要中转国。在土耳其及叙利亚的邻国,比如黎巴嫩或约旦,我们将求助于可信赖的人道主义救援伙伴,比如联合国难民署这样的难民工作机构或者德国红十字会。为了方便难民在当地接收,当地伙伴的参与也很重要。在当地,我们在危机预防与冲突处理领域设立了很多项目。我们诸如食品供给及学校教育的项目都致力于改善生活条件,并为这些难民创造有尊严的、独立的生活。

在避难、难民与移民政策方面,德国想要并且能够发出什么样的声音?

难民危机是一项与欧洲所有人都相关的共同使命,设立栅栏并不能解决这一危机。换言之,这涉及到欧洲难民政策的统一规定及欧洲国际边界管理署(Frontex)与欧盟避难问题支援办公室地位的加强,这两个机构对当前的危机局势配置人员过少。我们一直努力给予欧洲外部边境安全高度重视。此外,所有到达的难民只有在所谓的“收容热点”(“Hotspots”)登记及审核之后,才可继续上路。但在这一点上,像意大利与希腊这样的国家需要欧盟及其他成员国的支持。

2015年11月13日发生在巴黎的袭击事件是否对您的工作产生影响?

在巴黎袭击事件发生之后,我们不应犯这样的错误,即把打击恐怖主义与难民和移民这两个主题混淆在一起。对我们安全与自由构成威胁的是伊斯兰的恐怖分子,而不是那些因为受到像“伊斯兰国”这样的恐怖组织威胁而逃亡并在我们这里寻求庇护的难民。在巴黎这一恐怖事件背景下,欧洲应共同致力于防止恐怖分子利用难民潮以达到他们的目的。

对于欧洲巨大的移民压力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能否得到缓解,您对此有多么乐观?

鉴于当前难民潮的规模,对于未来的发展几乎不可能用数字进行说明。在过去几年,难民的数量一般在冬季会有所减少。确信的是,联邦政府将努力致力于缓解移民的压力。在德国,联邦移民与难民署正在高压之下,努力加快避难程序,以便拥有避难权的难民可以更快融入社会或者没有避难权的难民可以尽快被遣返。当这些危机区域的政治稳定、在这些难民来源国的长期移民项目显现其作用时,那么将会有越来越少的人决定逃亡,往欧洲的难民潮也将减缓。

BEATE GRZESKI(贝雅德)

德国外交部“难民与移民”协调总部负责人

采访:Janet Scha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