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需要明确的政治领导”

德国和法国将为欧盟革新带来新的发展吗?专家Henrik Enderlein就这个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

心向欧洲的伙伴:Angela Merkel和 Emmanuel Macron。
心向欧洲的伙伴:Angela Merkel和 Emmanuel Macron。 dpa

德国。Henrik Enderlein在位于柏林的赫尔梯管理学院教授政治经济学,是智库“Jacques Delors 研究所”所长。早在2011年,Jacques Delors(雅克·德洛尔)和Helmut Schmidt(赫尔穆特·施密特)就曾委托他作为德法关系的专家协调“Notre Europe”(法语,意为“我们的欧洲”,亦为智库“Jacques Delors 研究所”的别称)关于欧元区未来的研究。最终他给Emmanuel Macron(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就欧洲政治议题提供咨询。关于德法关系和欧洲未来的四个问题。

Henrik Enderlein教授
Henrik Enderlein教授 Dirk Bleicker

Enderlein教授,外交部长Heiko Maas(海科·马斯)和联邦总理Angela Merkel(安格拉·默克尔)在联邦政府组阁后立刻前往巴黎。现在,德法关系和欧盟革新会出现新的发展吗?
新政府组阁后立刻访问对方国家是德法之间一项非常重要的传统。每当德法肩并肩勇往直前,欧盟都会得到发展。然而,只要在秘密商谈中还存在红线,红地毯上的友谊就还不够。这就是为什么我很高兴德法现在在内容方面相互靠近。新联邦政府这样做的意愿已经在联合执政协议中确定下来。我肯定,Merkel总理以及对欧洲而言最重要的部长们,如外交部长Maas、经济部长Altmeier(阿尔特迈尔)、财政部长Scholz(肖尔茨)和国防部长von der Leyen(冯德莱恩),将会始终把欧洲置于日程上方。

法国总统Macron已经提出了“重塑”欧盟的具体建议。您如何评价这些建议?德国应该做些什么?
马克龙总统的“索邦演讲”中将愿景和具体建议结合的内容让我印象深刻。欧盟委员会前主席Jacques Delors曾说过,伟大的欧洲人需要一个愿景和一把起子。马克龙总统牢记了这一主旨。在我看来,他的很多建议非常精妙。不过这些是从法国视角制定的。德国现在要设计自己的方法,这样才能开启真正的谈判。马克龙演讲中有一句话很重要:他没有红线,只有视线。这首先是一种重要的愿意开展会谈的态度。我认为,新联邦政府会抱着类似的、不预先设定结果的态度开展会谈。

欧盟是民族国家与全球化之间完美的链接。

智库“Jacques Delors研究所”所长 Henrik Enderlein

德国哲学家Jürgen Habermas(尤根·哈贝马斯)2017年曾指出欧盟“缺少政治行动意愿”。这“主要指仅能在欧盟层面共同解决的问题”。您现在看到行动意愿了吗?
政治行动意愿的大小取决于联邦政府。过去数十年欧洲统一进程中的很多阶段表明,增强以欧洲为目标的清晰的政治领导可以获得巨大的成功。欧洲政治的命运掌握在欧洲自己手中。那些追随声名狼藉的疑欧人士的人会让欧洲遭受风险。从这个角度看,英国必定是我们的一个教训。

联邦政府联合执政协议的开篇就提到,欧洲必须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您如何看待正在偏移的全球力量格局中欧洲的角色?
首先国家政治必须将欧洲命运再次掌握在自己手里。欧洲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而不是问题的一部分。民族国家能够单独应对的挑战越来越少。但同时我们都觉察到,在全球层面异象重生,因为建构政治全球化非常困难。欧盟是民族国家与全球化之间完美的链接。我们在区域概念中解决那些很多民族国家单独应对将会遭遇失败的挑战,无论是数字化、气候变化还是货币稳定问题。欧洲将越来越成为民族国家之外的政治指向。这样很好。

访谈记者:Martin Orth

访谈系列:关于欧洲

© www.deutschland.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