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一项大胆的欧洲政策

欧盟会分裂?出版人Gero von Randow告诉我们什么会阻止分裂。

Publizist Gero von Randow
出版人Gero von Randow Claudia Höhne

德国。Gero von Randow是《时代》周报的政治编辑,也是多本国际政治书籍的作者。2008年到2013年,他是驻法国巴黎的记者。他是这样看待欧盟的。

von Randow先生,您将法国总统马克龙的《十点计划》称为“有胆量”和“极有胆量”。接着您补提了这样一个问题:“如果极有胆量在当前是一种美德会是怎样?”马克龙模式可能成为身陷危机的欧盟的一个愿景吗?

Gero von Randow: 马克龙提出其大胆计划的时候,还没有德国政府能对他做出回应,他在某种程度上撕开了一个裂口。此后,人们在布鲁塞尔、柏林和其他地方都在努力用自己的想法填补这个裂口。光这一点就是这位法国总统的功劳,不管人们如何看待他提出的每项具体的建议。我不认为这是一个愿景。马克龙对不同领域都提出了改革建议,希望最渺茫的是在欧元区建立由议会控制的共同预算。

比改变欧盟机制更具吸引力的应该是一项大胆的、有冲突准备的、代表欧洲利益的共同政策。

Gero von Randow,出版人

经济危机、英国退欧、政治右转,这几年欧盟都在应对这些挑战。欧盟必须做出哪些改变,以保持为一个公民欣赏的、对年轻人也具有吸引力的未来模式?

比改变欧盟机制更具吸引力的应该是一项大胆的、有冲突准备的、代表欧洲利益和信念的共同政策。正面例子:欧盟在促成伊朗核条约中发挥的作用。欧盟还应该成为抵制少数几个成员国,如匈牙利和波兰的威权倾向的桥头堡。还有,它应该成为推动数字化向前发展,并使其与社会兼容的地方;成为年轻人受到鼓舞的地方,让他们有勇气做事,即使失败也不会一无所有。

欧盟的分裂一再出现。这对近5.12亿欧盟公民而言是一种怎样的风险?

我认为,经济利益会阻止欧盟的解体。特别是在东部和南部那些有可能发动某个远离欧洲运动的国家,那里的人很清楚,欧盟解体意味着经济灾难。

欧洲对于您意味着什么?您认为欧洲的边界地理上的和理念上的在哪里?

我把欧洲视为一个通过共同的历史经历而构建起来的空间:战争、缔结和平、殖民主义和去殖民化、大规模犯罪(犹太人大屠杀)、对该罪行的反思、革命、重建经验和危机、争吵和妥协、文化和科学、技术变革、基督教、犹太教以及伊斯兰教的影响、宗教批判、美食和葡萄酒、同步变化的生活方式,等等。

所有这些都在一个空间里,这个空间在地理上也可以被视为一个半岛:面对大西洋、地中海和俄罗斯大陆开放。这三者不仅形成该空间的边界,而且也是该空间与外界的接触点。在这个空间里,最重要的一些国家联合成欧盟,从此欧盟作为一个世界政治行为体的意义不断增大。即使出现英国脱欧这种情况,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虽然欧盟目前还无法考虑扩张,但是在较远的将来并不排除这个可能。比如土耳其并不会总是它现在这个样子。

访谈记者:Sarah Kanning

© www.deutschland.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