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民们构建自己的未来

许多手工业企业都缺少年轻的专业力量,而许多年轻难民也正在寻找自己的前途。联邦政府的项目一步一步地把双方引导到一起。

Adnan Mohammad站在法兰克福银行区的中央。那里,摩天大楼特别高耸,玻璃幕墙的反光特别强烈。Mohammad正在街边进行行话中所说的“压实作业”。他的周围是工地围栏、石头、泥土和改道的繁忙交通,车辆不断地在他身边呼啸而过。这个年轻人用一台捣固机把土壤压实,以便之后就能铺设路面。Mohammad一块一块、一平米一平米地工作,专心又认真。这位20岁的年轻人是Bratengeier公司的修路工,他很快将结束自己的第一个学徒年。在来到法兰克福市中心的这个工地之前,他已走过了很长的路。

Mohammad来自巴基斯坦。几年前他离开了家乡,为了躲避危机、冲突、苦难和穷困。在德国,他想要尽快立足,并开始构建新的生活。“最重要的是和平和工作”,他说。但在获得学徒岗位之前,他必须花费巨大的精力:不同的德语课程、实科学校毕业、实习、联邦劳动局(BA)的一个帮助就业的项目 -- 然后才是学徒岗位。目前他不仅已经离开难民营,还能说不错的德语,并且已经在公司获得了一个好名声。“这个年轻人干得很出色”,工长René Wendler这样评价他的学徒。

Mohamed Nassir Ismail还没走到这一步。这位22岁的索马里人大约两年前来到德国。2016年8月,他将开始在Seng建筑公司接受泥瓦匠培训,为此他感到“非常非常幸福”。现在他还在那里进行所谓的“入门资质培训”,这是一种时间较长的实习,由联邦劳动局支付费用。该项目最短6个月,最长12个月,为青少年提供在一家企业表现自己的机会。另一方面,企业无需承担大风险就能更准确地考察潜在的申请人,然后考虑是否愿意向他提供培训岗位。“这对双方都是好事”,黑森-图林根建筑行业教育机构所属EBL培训中心主任Joachim Buhro如是说。

但Ismail的事例让我们看到,对许多年轻的难民而言,连这一步也都很难企及,因为上述项目向德国所有青少年开放,并非专门针对难民。Ismail之所以能进入这个项目,是因为他幸运地遇到了尽心尽力的支持者,其中就包括志愿照料难民的退休教师Karin Näder。没有她和EBL培训中心培训顾问Matthias Gurth的投入,这位年轻的索马里人现在不可能即将开始泥瓦匠学徒期。当时Karin Näder联系上Matthias Gurth,后者又联系上Seng建筑公司。该公司正在招聘新员工,并且很乐意给一个难民提供一次机会。“我们一起排除万难实现了这一切”,Näder和Gurth说。

但是,培训是成功融入的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它不能依赖这样的机缘巧合。为了更好地协调供求关系,联邦政府于2016年2月启动了“难民培训之路”(Wege in die Ausbildung für Flüchtlinge)项目,希望在未来两年中能与联邦劳动局和德国手工业中央协会一起让1万名年轻难民获得手工业培训。这个项目将使他们能够胜任在德国企业的工作。“我们知道,大约有一半的难民不满25岁”,联邦教育部长Johanna Wanka(约翰娜·万卡)在介绍这项倡议行动时说。“他们中的许多人很有希望留下来。如果我们帮助他们获得培训的机会,他们就能成功融入。”

“恰恰是手工业能提供很多就业机会”,Frank-Jürgen Weise(弗兰克-于尔根·魏泽)强调。他是联邦劳动局和联邦移民与难民局(BAMF)的负责人。事实上,2015年手工业中有大约14000个培训岗位空缺。受过培训的专业工人也短缺,尤其是在建筑业。对泥瓦工、修路工、管道工和瓦工的需求很大,而德国青少年对这些学徒岗位却兴趣寥寥。“建筑手工业对德国年轻人没什么吸引力”,Ismail 最初接受培训的那家建筑公司的拥有人Oliver Seng说。在德国手工业中央协会,人们也认为难民为这个行业带来机遇。虽然这一途径不能完全解决专业人员短缺问题,但难民能解决其中一部分问题。前提是,他们学习德语,并能获得学徒岗位。

这个新的、多层次的项目就将为他们在这些方面提供帮助。它一开始是联邦移民与难民局为期4至6个月的德语和德国文化培训课程。然后,学员们在手工业积累初步经验,并开始认识德国的培训和就业体系,这个阶段同样为期4至6个月。联邦劳动局的这个指南阶段名为“年轻难民在手工业的前景”。对于那些在培训方面遇到问题的人,后续项目“难民就业指导”在3个月的时间里让这些年轻人有针对性地为3种培训职业做准备,地点为手工业组织的培训中心,如位于法兰克福的EBL以及企业。

与此同时,这些青少年还将不断强化自己的德语知识,这在他们的日常生活以及将来的培训中都是迫切需要的。如果他们至今还不能进入在岗培训,那么他们可能会像Mohammad和Ismail那样进行长期实习,这是为每位有志进入职场的青年设计的。

一个年轻难民要想获得满师证书和全额工资,这需要几年时间。“这当然是漫漫长路”,EBL培训中心的Joachim Buhro说。“但只能这样,一步一步来。”每一步都能获得新的知识和能力,自信心和幸福感不断增长 -- 无论如何,这是我们的目标。

Adnan Mohammad在没有这些结构化帮助的情况下走完了漫漫长路,如今他正专注于自己的第二和第三个学徒年。“我一定要完成培训。”Mohamed Nassir Ismail也有很多计划,他目标坚定地说:“先做学徒,然后获得师傅资格。”他的上司Oliver Seng给他打气:“他能在这里获得很多成就,因为他积极又可靠,而我们的订单情况很好。”柏林的手工业中央协会也表示,手工业向所有人开放。“它能给每一个人带来前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