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卫士

16名人士获得首届德法“人权及法治国家奖”

dpa/Maurizio Gambarini - Human rights

他们证明了在人权方面的公民勇气和杰出参与:来自亚洲、非洲、欧洲和拉丁美洲的16名人士获得了首届德法“人权奖”。该奖项由德国外长Frank-Walter Steinmeier(弗兰克-瓦尔特·施泰因迈尔)及其法国同行Jean-Marc Ayrault(让-马克·艾罗)于12月1日在外交部世界厅颁发。叙利亚“白盔”使者获得特别奖。这个叙利亚公民救护组织成立于2013年,拥有约3000名成员,在地方基础设施恢复重建上提供帮助。

“要求人权,这是一回事——但要把语言付诸行动,起来对抗不公,却需要真正的勇气”,Steinmeier外长在致谢辞中说,“这种勇气,世界各地每天都有人们在证明。”这16名获奖者往往不顾个人安危帮助他人,反抗不公与独裁,因而被德法两国外交机构共同推举,获此全球性殊荣。该奖项从今年开始将每年颁发。参与颁奖的人权卫士们在柏林逗留期间还将有机会交流经验,参观联邦议院或德国人权研究所。以下是对三位获奖者的访谈:

 

Pietro Bartolo, Italien

Pietro Bartolo, 来自意大利,妇科医生,25年来在兰佩杜萨岛上为引入难民紧急医疗检查制度而努力。

Bartolo先生,您是如何开始致力于难民事务的?

我自己就是兰佩杜萨岛人。第一批难民来到岛上时,我就想:帮助他们是我作为一个人的义务。我捍卫生命的权利。在当医生之前我曾经是个渔夫,有次我差点淹死,非常可怕。因此我能理解难民们都经历了什么。我在兰佩杜萨岛上的工作很艰苦,令我备受折磨。但只要有需要,我会一直工作直到我死去。

这个奖项对您来说意义何在?

我感到非常幸福,我为获奖而骄傲。但假如难民当前的状况不像现在这样的话,就是对我更大的奖励。不过我还是为得奖而感到高兴,因为它可以使人们对这一悲剧有所认识。

除了这一奖项,您现在对德国和法国还有什么期待?

我希望两国政府能够促使欧盟其他成员国接纳难民。解决方案必须来自政府,我们自己的力量不足以结束这一悲剧。

 

Maximilienne Ngo Mbe, Kamerun

Maximilienne Ngo Mbe来自喀麦隆,非政府组织“中非人权捍卫者网络”(REDHAC)的创始人之一、秘书长;该组织旨在将中非的人权维护者联结成网络。

当您听说自己被推荐为这一奖项的候选人时有什么反应?

起初我不信。我担心,自己一旦领取这一奖项,那些声称我已被西方国家收买的中非政府就会认为他们的说法已被证实。但随后我想,这样的奖项也是对中非的几个国家在REDHAC的纲领下所做工作的很好承认。

您打算把这个奖献给谁?

献给那些与我一起在中非为人权奋斗的人们。我也想把这个奖献给我的孩子们,他们现在居住在法国;我的工作使我自己和我的家庭受到大量威胁,他们因而不得不逃离。

您的愿望是什么?

我非常感谢这一奖项。但我希望这不是终点,我希望德国和法国能继续支持我们。这个奖应当使我们能够在自己的国家呆下去,而无需逃往他乡。

 

Sarah Belal, Pakistan

Sarah Belal来自巴基斯坦,非政府组织“巴基斯坦公正项目”的律师、合作创始人。该组织自2009年起致力于反对死刑。

颁奖刚刚结束,您现在的心情是怎样的?

我觉得很光荣。这样的奖项可以促使公众注意巴基斯坦的问题。我相信德国和法国会继续与巴基斯坦合作,帮助这个国家履行国际义务,其中也包括再次引入死刑缓期执行。

您如何走上反对巴基斯坦死刑的道路的?

20世纪80年代,我在巴基斯坦长大。从小父母就让我注意到,巴基斯坦贫富之间的差距是多么巨大,所以我一直以来就希望为社会公正而努力。因此,我后来读了法律。大学时代有一位在美国反对死刑的英国律师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于是我开始关注这个主题。后来我合作创办了旨在反对死刑的非政府组织“巴基斯坦公正项目”并主持到今天。 

您的工作对您的意义何在?

我希望通过我的工作拯救生命,同时也希望借此改善我的国家在国外的形象。您可以想象一下:巴基斯坦在死刑执行方面位居全球第三,而已被判决等待死刑的人数则史无前例地在6000到8000之间。我不希望它成为巴基斯坦海外形象的唯一视角。

衷心祝贺您获奖!

获奖者一览表

档案: 人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