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女性运动的几个面孔

1918年至2018年为平权而战:这四位强大的女性您必须认识一下。

Anne Wizorek代表当今的女权主义。
Anne Wizorek代表当今的女权主义。 dpa

经过长期的平权斗争,1918年11月12日女性选举权被写入德国法律 -- 这是女权主义历史上的一座里程碑。但因为男女平等至今在政治和社会上仍然没有得到完全实现,这些为女性权利而战的先锋们一直后继有人,即使后人的关切有所不同。

Marie Juchacz

社民党党员、女权争取者、劳动者福利缔造者Marie Juchacz(1879-1956)是1918年为女性选举权捍卫者之一。她1919年参加国民大会竞选,与其他女政治家一起,赢得了魏玛共和国第一届议会的423个席位中的37个。作为第一位女性,她以这样的话语宣告议会的首次会议召开:“本届政府所做的,是理所当然的事;它赋予女性的是迄今被非法剥夺的权利。”

Marie Juchacz
Marie Juchacz dpa

Friederike Nadig

Friederike Nadig(1897-1970)是“基本法之母”之一。她义务投身劳工福利事业,20岁加入社民党。二战后她于1948年被议会委员会任用。该委员会负责起草基本法,除她之外还有三位女性。Nadig是为男女平等出力最多的斗士之一,并把这一条写入了基本法第三条。

Friederike Nadig
Friederike Nadig dpa

Alice Schwarzer

Alice Schwarzer(1942年出生)是女性杂志《艾玛》(Emma)的出版者,德国最著名的女权主义者。这位女记者于1970年赴巴黎担任通讯员,在那里与女权主义作家波伏娃相识为友。1971年她在德国发起了《明星》封面故事“我们堕胎了”,有近400名女性在此宣告自己曾中断妊娠。Schwarzer至今还在以作家、主持人与脱口秀嘉宾的身份为平权而战。

Alice Schwarzer在《艾玛》编辑部
Alice Schwarzer在《艾玛》编辑部 dpa

Anne Wizorek

Anne Wizorek(1981年出生)以话题标签#aufschrei(呐喊)而闻名,2013年它在德国引发了一场关于日常性别歧视的辩论。这位女作家、女博主撰写关于针对女性的暴力和种族歧视的文章。她偏爱使用社交媒体渠道,但也出版了一本书,题为《因为一声呐喊是不够的。为了今天的女权主义》。Wizorek也致力于变性人的权益。

Anne Wizorek,反对日常性别歧视#aufschrei辩论的发起人
Anne Wizorek,反对日常性别歧视#aufschrei辩论的发起人 d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