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么吸引年轻人走向圣战?

“歧视并非唯一的原因”,Hayat(生命)倡议计划的Claudia Dantschke说。她帮助青少年脱离极端团体。

Hayat Initiative
dpa

Dantschke女士,Hayat这样的咨询机构为何在今天如此重要?

几年来,我们观察到具有政治色彩的萨拉菲主义阵营以及部分好战的萨拉菲主义、即圣战主义阵营越来越极端化。2001年9月11日及此后形势的发展,使得伊斯兰和圣战等话题进入公众意识。此后的数年间,尤其是2002年至2004年,极端的萨拉菲主义者走出秘密小圈子,来到公众中,在许多城市进行宣传,同时也发现了社交媒体的作用。脸书、推特、信息服务和聊天论坛等都极大地扩展了其传播面和目标人群。

这个规模有多大?

目前被德国被宪法保护机构归入政治萨拉菲主义分子的人数达到1万。其中有1600人被归为好战分子,690人被归为危险分子。宪法保护机构认为他们可能会做出恐怖刑事案件。其中很大一部分人已经前往叙利亚或伊拉克。

但社交媒体的传播途径、搭讪的方式和可视化语言却都遵循流行文化的规则:

您提出了“流行圣战主义”这一概念,它有什么涵义?

大约从2011年起,西欧发展出一种极端的萨拉菲主义的青年亚文化,它自发活跃,既无导师,也无沙伊赫。其中传递的信息是极端的,但社交媒体的传播途径、搭讪的方式和可视化语言却都遵循流行文化的规则:简短时尚的视频剪辑,配以吟诵调,再加上来自电脑游戏或是末日电影等的图片,形成巨大的吸引力。何况,带头人还和目标人群同龄。

Hayat从何处入手?

极端化体现在三个层面:Hayat致力于所谓的微观层面,也就是直接的家庭环境。父母、兄弟姐妹、亲属,还有老师或是社会工作者会首先注意到一个人发生了变化,我们的工作就依赖于此。他们与这个人有直接的接触,通过他们,我们可以找到极端化的原因。我们必须看看这个层面上发生了什么问题,然后就在那里下功夫。家庭环境可以是做出改变的关键。如果能成功,我们就会有很多收获。这个思路效果非常好,目前已为许多欧洲国家接受。

中观层面包括较大的社会环境,也就是学校或是青少年机构。在这里,起到重要作用的是集体感和获得承认等。

宏观层面则是整体的大环境,包括国家和国际政治。像“伊斯兰是否属于德国”等两极分化的讨论可能会使一位青年穆斯林感到不确定。他也许就会问自己:我作为穆斯林是否不属于德国?中观和宏观层面上的歧视,当然不是极端化的全部原因 -- 但如果有人在宏观层面上就已经体会到感情上的疏离,这就有可能会成为一个推力。

哪些外部条件有利于极端化?

有两种典型的家庭教育风格在极端化的青少年身上经常出现:权威教育,或是它的反面,我称之为情感疏离。有些青少年无可依靠,感觉自己无人关心。例如离异家庭就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关键的年龄段是16岁至25岁左右。极端化会影响到来自所有阶层、民族、文化的男女青年,无论其是否具有移民背景,是否是穆斯林。萨拉菲主义分子可以在情感层面给予他们很多:承认、接纳、明确、认同、优越、集体感。在这里,获得接纳的关键不再是出身,而是一个人对新群体规则的遵从程度。这就提出了一个重要的问题:作为社会,我们必须思考,要如何接纳脱离社会的人。我们有多大的意愿重新承认他们,融合他们?我们为他们提供怎样的未来前景?

Claudia Dantschke
Claudia Dantschke dpa

Claudia Dantschke2011年创办了Hayat倡议计划,这个词意为“生命”。这是全德国第一个针对被萨拉菲主义或好战的圣战主义所极端化的人群及其亲属而设置的咨询机构,自201211日以来已经为约400个案例提供了辅导。2012年起,联邦移民与难民局(BAMF)的极端化问题中央咨询机构开通热线电话。Claudia Dantschke2010年被民权组织人道联盟(HU)授予Ingeborg Drewitz奖。

http://www.hayat-deutschland.de/

© www.deutschland.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