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联合国工作的女性

Ursula Müller(乌苏拉·穆勒)是联合国级别最高的德国女性。女性在联合国的领导岗位上较为少见。这一点应当改变。

Ursula Müller是联合国秘书长助理。
Ursula Müller是联合国秘书长助理。 UN Photo/Manuel Elias

2006年,Kofi Annan(科菲·安南)离任时,表示希望能有一位女性接任。但事与愿违:韩国人潘基文成为了联合国秘书长,一当就是十年。而后入主这个位于纽约联合国大厦38层的办公室的是António Guterres(安东尼奥·古特雷斯) -- 73年里,这个国际组织先后由9位男士主持,目前联合国的顶层职位仍然由男士把持着。

联合国大会“忧心”过低的女性比例

次低的两个级别也同样是男士的天下 -- 2017年初,男士的比例仍然超过70%,虽然1990年来联合国大会上已经多次表达了对女性比例过低的“忧心”。

除了男女平等这一点,还有很多政治理由要求提高女性比例:和平使命会因更多女性的参与更具可持续性,发展进步也与之类似。

目标:到2028年实现联合国性别平衡

根据麦肯锡咨询公司的测算,如果能让女性更好地融入职场,全球经济增长每年可升高11个百分点。因此一个致力于男女平等的组织要做的不仅仅是算术。古特雷斯宣布,到2028年要在整个联合国体系中达到“性别平衡”的目标。

Ursula Müller致力于男女平等

过去十年里,德国几乎总是有一位女性登上低于秘书长一级的职位:先是Angela Kane(安格拉·凯恩),退休前负责军备事务,2017年起则是Ursula Müller,担任联合国秘书长助理,负责人道救助方面的事务。

我相信,男女平等和多样性的代表将能够实现其目标。

Ursula Müller,负责人道救助方面事务的联合国秘书长助理

Müller是德国在联合国体系中级别最高的女性,仅次于开发计划署署长Achim Steiner阿希姆·施泰纳)。她积累了30多年的国际经验,还曾在世界银行、德国外交部和发展部工作过。

她也认为,在男女平等方面,联合国仍然需要迎头赶上:“联合国在这方面落后了。”如今需要加强对女性的支持,“从而使她们走上前来,承担更多的领导责任”。她不认为民粹主义的上升会导致这方面的倒退。“我坚信,男女平等和多样性的代表将会更强大,能够实现其目标。”

© www.deutschland.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