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可以发出一种信号”

开姆尼茨医院曾治疗过来自意大利的新冠患者。一位主任医师报告他所经历的情绪跌宕的几周时间。

朋友般的离别:一位愈后意大利患者。
朋友般的离别:一位愈后意大利患者。 Klinikum Chemnitz

"我记得很清楚,3月份的那个周末,我们医院收治了两名意大利新冠肺炎患者。我不停打电话,手指头拨号都快拨断掉了,是为了帮助组织从南蒂罗尔运输病人! 先用飞机,然后用重症监护运输车将两位病情如此严重且需要人工呼吸的重症监护患者一路运到开姆尼茨--这是一个物流方面的挑战。我们先并不知道这两个人在运输途中能撑多久,将以什么样的状态到达我们医院。

我们就想把事情做好。

 

主任医生Stefan Hammerschmidt教授博士。

我们是一家医护级别最高的医院之一,有一个四级防疫计划,若有需要可在一段时间内同时给80名新冠肺炎患者上呼吸机,不过事实上同时上呼吸机的新冠肺炎患者人数从未超过8名,所以,我们院长毫不犹豫地承诺,开姆尼茨医院可收治两名意大利患者,萨克森州政府与意大利方面商定共收治8名患者。幸运的是,我们已经经受了治疗需要上呼吸机的新冠患者的首场考验,形成了卫生方案。在意大利病人到来之前,我们检查了我们的隔离室,让一切设备准备就绪,随时等候行动。这的确有点紧张刺激。

患者意识不清,需要人工呼吸,但病情稳定,他们因新冠病毒而罹患肺炎,导致呼吸衰竭。但他们的状况好转较快,当他们最终醒来的时候,这对于我们是一种非常解脱的感觉。 病人是我们的友邦托付给我们的,我们当然想把事情做好!全德国的同事也都注意到了我们的工作。

我们把来自意大利的患者特别放在心上。

主任医生Stefan Hammerschmidt教授、博士。

起初我们曾想过,他们醒来后如何与他们沟通——但很巧的是,第一个醒来的病人是南蒂罗尔人,德语曾是他的母语。后来他甚至在第二个病人醒来的时候,用意大利语帮我们沟通。

收治两位病人,听起来绝对就像杯水车薪。但是,如果您还记得3月份意大利的特殊情况,以及德国此后收治了超过250名来自其他欧盟国家的患者,就知道每个病例和每个人都很重要! 我们得到了来自各方的支持,感受到了对意大利的同情。

我们的两位意大利病人已经成为我们和医护人员非常关切的人——在某种程度上这很正常,尤其当你长期照顾病人并将他们带出深度危机后。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所有人觉得要把他们特别放在心里。他们一个人远离家乡,没有访客。当两个病人在三周后出院时,现场非常令人动容,几乎有着家庭的氛围。

我很高兴我们能够帮助这两位患者——这不仅涉及我们医院的公众形象,也为萨克森州和整个德国发出了一种信号。我们能够在一个小的个案中表明,欧洲各国人民是团结在一起的。"



Prof. Dr. Stefan Hammerschmidt
Stefan Hammerschmidt教授博士是开姆尼茨医院内科四部的主任医师。

记录:Sarah Kanning

© www.deutschland.de

You would like to receive regular information about Germany? Subscrib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