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成为学校的一门课程

数学、德语 -- 还有幸福。真的有这门课。学生在课堂上学的有关人生的内容。

幸福课使孩子们更有能力面对人生。
幸福课使孩子们更有能力面对人生。 dpa

德国。2007年,时任校长Ernst Fritz-Schubert(恩斯特·弗里茨-舒伯特)在自己位于海德堡的学校里创设了“幸福”这门课。如今,他在自己的教育学研究所向其他教师传授这个理念。

Fritz-Schubert先生,您是怎么想到这一点的?德国的学生必须要人来教他们如何感受幸福吗?

我已经从教30年,我很清楚,学生并不认为学校是一个令他们感到幸福的地方。学校的使命应当包括唤起并保持学生学习的乐趣,而不仅仅是达到学术目标。我感觉到,学校正在磨灭我们的好奇心。许多教育者把学生当做“学习机器”,让他们复制给定内容,这违背了所有的心理学认识。而当教师不再把自己看作“挑错者”而是“寻宝者”,将对教学双方都起到正面的作用。

我主要关注弱势学生,他们对学校印象极为负面,以至于丧失了学习欲望。幸福课有助于加强人格。许多研究表明,幸福和满足的人较少争吵,更健康,接受力更强,更富创造力。

Ernst Fritz-Schubert开发出幸福课。
Ernst Fritz-Schubert开发出幸福课。 dpa

教师不应该是挑错者,而应该是寻宝者。

Ernst Fritz-Schubert博士,幸福课的创始人。

幸福课的内容是什么?

幸福课的目的是培养满足感和生活技能。这包括寻找意义、安全感、社会关系、自主行为、自我接受、克服环境,还有个人发展。

它可以根据四个问题被划分成四个学习步骤:我是谁?我需要什么?我能做什么?我想要什么?学生们学习如何感知自己的梦想和需求,从中制定出目标,并找到实现的路径。但他们也就失败进行讨论。及早学会如何正确面对失败是很重要的,要把失败当做更好地应对未来挑战的机遇。

如何能上好这门课?

将心理学知识与实际练习相结合。这被证明是很有效的,这样既能深入人心,又可根植于脑。我的一个学生这样描述:“我们在幸福课上练习人们在伦理学中学到的东西。”

对小学生来说,有一种很好的有关价值认可的练习:一个孩子坐着,其他人走过他身边,在他耳边轻声说出一些赞美之词。孩子们体会到,被赞美和赞美别人会带来愉悦,而贬低别人则不令人愉快。对高年级的学生,我设计了“美德圣殿”游戏,它是基于亚里士多德的美德学说。学生们描绘自己的个人特点,并了解自己的性格优势。

幸福课如何改变学生?

跟踪性学术研究证实,学生们发展出更强的自我价值感。他们更富有理解力,对他人更容易持开放态度,更大胆,更乐观地追求自己的目标。

有多少学校已经接受这一理念?

在德国约有40所学校,奥地利约140所。2009年至今,我们在弗里茨-舒伯特研究所培训了500多名教师。

幸福课:弗里茨-舒伯特研究所

© www.deutschland.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