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高兴有事可做”

Clara Philippi在急诊室工作。在本文中这位医学生讲述了她的日常工作和未来计划。

Clara Philippi,汉堡大学的医学生
Clara Philippi,汉堡大学的医学生 Maria Schmitt

Clara Philippi是综合示范性医学专业第六学期的学生。从20203月中开始,这位23岁的姑娘就在汉堡大学艾本多夫医学中心UKE做学生助手。在本文中她讲述了新冠疫情给她的学业和计划带来的改变。

我在UKE的疫苗接种室只呆了一天。采取防疫封闭措施后,再也没人需要为出国旅行接种疫苗。于是我换岗到了急诊室。

对于大部分在疫情初期来到医院的人,戴口罩还是件新鲜事。我首先向他们展示了怎样正确戴口罩。即便是现在,我有时也会提醒一下地铁里没有正确佩戴口罩的人。

一开始,医院里安静得不可思议,我们人手配备齐全,事情不多。气氛有些微妙。难道是暴风雨前的宁静?情况是否很快会急转直下?我忧心忡忡地看着感染人数不断增加。有人给我们指导,一旦送来更多新冠疑似病例,应当如何改建急诊室。能亲身体验UKE如何为应对最坏的情况做准备,我十分兴奋,也很高兴能在这个艰难的时期有事可做,而不是一个人傻坐在家里。

目前高校仅提供线上课程

8月底开始我就在新冠急诊室工作,负责为同事做涂片我最多连续两小时穿着全套防护装备,包括防护服、发网、FFP2级口罩和面罩。完成这一时段的工作后才能畅快呼吸,因为口罩和脸部贴得很紧,脱下后都能在我的脸上留下印痕。

我一直想当医生这个目标从未改变。

Clara Philippi——汉堡大学医学生

我一直想当医生这个目标从未改变。不过通往这个目标的道路有些坎坷冬季学期所有大学的课程都在线上举行实操练习也都取消了因此我休学一学期开始写我的博士论文。我希望有朝一日我们的学习能再次回归正常。

因为新冠疫情,健康在我心目中的重要性增加了。我很珍视自己的健康和德国的医疗体系。虽然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护理人员的薪酬远远不够,但我们仍是一个具备优势的国家。”

© www.deutschland.de

You would like to receive regular information about Germany? Subscrib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