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创意人士的天堂

柏林创业圈五光十色,多姿多彩,一些新兴企业聘用了大量员工,也吸引了外国受众。

dpa/Ole Spata - Startups

Narem Shaam出生于班加罗尔,在哈佛读大学,2012年在柏林创建了一家企业。这位现年31岁的企业家说,这是他经过深思熟虑做出的决定:“我问过自己,我最好能在哪里创建公司?答案非常明确:在柏林。”这不仅因为这里的生活和工作成本比其他欧洲大都市低,也因为这座城市吸引着全世界大量的人才,就像他这样的。

Shaam来柏林的时候一句德语都不会说,只知道米特区的亚历山大广场。他的行囊里有一个商业创意和美国投资人的钱。那个创意是他两年前在14个欧洲国家游历三个月后想出来的。他当时想尽可能快地从A地到达B地,但是要搞清楚最佳路线和交通工具却不那么容易。“我做计划用的时间经常比旅行本身还要长”,Shaam说道。他想要改变这一点,就创建了一个互联网平台:GoEuro提供简单搜索,显示所有可能的旅行方案,从巴士、铁路到飞机,也包括到机场的交通。

根据柏林投资银行的计算,每20小时就有一家互联网企业在柏林成立,这也使得柏林成为德国的数字首都。创业重新吸引了年轻人,在柏林许多地方都能看到这一点:在柏林米特区罗森塔尔广场眼下声誉鹊起的圣奥伯霍尔茨咖啡馆,或者在贝塔屋(Betahaus)这样的共享办公空间,不时有年轻企业家在开发自己的商业创意。创业者以及自由创作者可以在这里以低价而灵活的方式租到工作室或写字桌,与其他创业者和创意人士进行交流联系。程序员在这里与摄影师、建筑师、设计师、律师以及记者比邻办公。

目前,柏林市所有重要的高校都有了自己的创业中心,创业教席也已设立。创业者几乎每晚都可以参加创业圈聚会联络的活动,诸如“嗨!(Hy!)”、“初创企业漫长夜”以及“我发现了(Heureka)”这样的大型活动也吸引了外国受众。欧洲和海外投资者早就在关注柏林创业圈,Bill Gates(比尔·盖茨)就是其中之一,这位微软公司创始人2013年与其他投资人向柏林初创企业ResearchGate(研究之门)投资3500万美元,这是一个互联网平台,全世界的科研人员可以在上面交流科研成果。“我几年前在汉诺威向我的教授介绍这个创意的时候,他认为毫无价值”,创建人Ijad Madisch说。他从汉诺威前往哈佛,在那里找到支持,2008年建立了ResearchGate。Madisch也认为自己初创企业的理想地点在柏林。如今,这家企业有120多名员工和500多万名会员,Madisch说:“现在我在汉诺威的教授也是其中一员了。”

大集团对于柏林创业圈的兴趣巨大,这一点在很多地方都能看到。微软在菩提树下大街设立了驻首都代表机构,楼下是面向公众开放的咖啡馆,楼上几层是办公空间,顶楼整整一层只提供给初创企业。有创意的人可以提出申请,和自己的团队一起接受四个月的集中辅导,可以使用场地和技术,由创意开发出商业计划。微软的竞争对手谷歌也加入进来,这家网络集团着手创办“Factory”(工厂),这是一个创业园区,Soundcloud音乐平台和6Wunderkinder(6神童)应用开放商落户其中。德国电信、施普林格传媒集团、拜耳化工集团以及SAP软件公司也都有自己的孵化器。旧经济寻求与创业圈建立联系,以便从新兴创新企业中获益,并也为了不错过未来趋势。

柏林最著名、可能也是最有争议、但无疑是规模最大的孵化器是Rocket Internet(火箭互联网)。Marc、Oliver和Alexander Samwer三兄弟卖掉Alando在线拍卖行和Jamba手机铃声服务商赚了很多钱,在创业上更加专业化,将Rocket Internet建成了一家创业工厂。他们仅在2013年就筹集到20亿欧元投资。目前Rocket公司在100多个国家聘用了2万多名员工,但总部仍放在柏林。“我是互联网上最有攻击性的人”,Oliver Samwer如是描述自己。他的商业模式常常招来批评,创业的第一家公司Alando就拷贝了美国Ebay公司的样板。

Rocket周边许多其他公司也都克隆了一些经受考验的成功商业模式,这给柏林带来了“山寨大都市”这个不好的名声。尽管如此,Samwer兄弟的工作还是对于柏林有如此多的成功创业做出了极大贡献。Rocket公司许多以前的员工和Samwer兄弟的同路人纷纷创建了自己的公司,Wooga就是一个例子,色彩斑斓的怪兽点缀着公司在靠近米特区和普伦茨劳尔贝格区交界处昔日一家砖厂上建成的浅色办公室四壁,浅色木料制成的壁龛,彩色枕头,都吸引着员工时不时从电脑边起身。Wooga不停地反复改建和扩展办公室,因为公司自2009年1月成立以来快速增长。Wooga开发人人可玩、时时可玩的游戏,开发人员很早就把游戏放到智能手机上,十分成功。如今这家公司聘用了来自40个国家的250多名员工,每个月有5000万人玩Wooga公司的游戏。

首都柏林最知名的创业例子也许是Zalando这家网络时尚经销商,该公司在Samwer兄弟的支持下成长,2014年10月上市。这是重要的一步,不仅对于Zalando而言,而且也对于整个创业圈,因为只有能让投资者看到自己的资金几年后有机会拿回盈利的地方,风险资本才会流向那里。因此,重要的是看到新成立的创新企业通往股市的道路畅通无阻。当Oliver Samwer前不久在柏林与Angela Merkel(安格拉·默克尔)会面时,他向联邦总理传递的最重要信息是:“有好创意的创业者足够多,缺的是让企业真正成长的风险资本。”

但Narem Shaam眼下可不缺资本,他的企业GoEuro在夏天的第二轮筹资活动中筹集到2700万美元。这家新兴企业目前聘用来自25个国家的70多名员工,这支队伍早已迁入了新居。到目前为止,GoEuro已完全覆盖了德国、意大利、西班牙、英国、荷兰、比利时和卢森堡,下一个大目标是:“我们希望尽可能快地把所有欧洲内部和穿过欧洲的运输路线都并入我们的系统”,Shaam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