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问能源转折

及最重要的答案:德国打算如何应对退出核能并使可再生能源获得突破

Deutschland.de

能源转折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到2022年可替代能源将取代逐渐关闭的核电站。决定哪一座核电站在何时退出电网,要视其风险评估及该核电站对电网的重要性而定。联邦网络管理局要测试核电站是否先作为“冷贮备”保留下来。为了补偿经济损失,核电站运营商被免除上缴给 “能源气候基金”的费用。而由此产生的“能源气候基金”收入缺口从2012年起,将通过联邦拍卖排放许可权的全部收入得到补充。这个基金用于资助研究可再生能源、储能器和电网技术、电动汽车及提高能效的措施。另外,这个基金也应该用来保障能耗大的工业,资助发展中及新兴国家或者中东欧的气候保护活动。

能源转折对基础设施提出哪些要求?

由于没有核能,那么剩下的能源必须要更有效地联起网来。新建电网是必不可少的。受到核电站关闭影响的首先是南部联邦州(巴符州、巴伐利亚州、黑森州)。风力发电主要集中在北部,要将这些电力尽可能低损耗地输送到南部就显得更为重要。这个希望寄托在高压直流电传输,通过它,电能才得以低损耗远距离传输。为了使电网建设透明,联邦网络管理局已经通过公共程序搜集公民的建议。联邦经济部加大力度资助智能电网(小电网)的研究,平衡可再生能源发电的波动性,并灵活应对用电需求。这一变化的目的是实现从“消费导向型发电”向“优化发电型用电”的转变。

哪些能源类型将替代核能?

尽量让再生能源占更高的比例依然是大目标。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就需要高效的化石能源发电站作为过渡技术。德国石煤发电的效率如今是世界一流的。另外,德国在现代低排放的燃气-蒸汽联合循环电厂的开发上也处于领先地位。当然,联邦政府的能源方案重点首先还是在可再生能源上: 它们在终端能源消耗(电、热、动力)中所占比例到2030年要提高到30%,2040年到45%,2050年到60%。其中最重要的是风能,尤其是海上风能发电还有巨大的潜力。针对已经颇具规模的太阳能光伏发电所计划采取的措施是电网的兼容。在德国,水力发电的潜能似乎已经释放得较为彻底,而生物能和地热还有待进一步开发。

在可再生能源领域,德国有哪些突破创新?

从开发高效有机太阳能光板到最新的勘探法,再到地热发电:联邦教育与研究部广泛资助可再生能源领域的创新。联邦环境部也资助很多这类项目。这样使得GE风能有限公司能够和德国研究部门一起测试低噪音风能发电机的方案。巴登-符腾堡州太阳能和氢研究中心的研究者在2010年展示过一种薄层太阳能光板,效率为23%,创下世界纪录。在斯图加特大学建筑结构研究所的领导下,一种在玻璃外墙使用的太阳能集热系统早已研制出。它不仅能高效地将太阳光转变成热能,还同时具有防日晒以及导光功能。

德国如何投资可替代能源?

尽管有全球经济金融危机,德国2010年可再生能源的投资仍然比上一年增加了30%,达到近270亿欧元,创下新的纪录。联邦政府认为,这些投资的大约90%是通过《可再生能源法》实现的。能源转折后颁布的《可再生能源法》修正条例规定对可替代能源给予更多的资助。海上风力发电站会通过一项贷款计划获得50亿欧元的资助。热能发电的补贴将进一步提高,使这项前景看好的技术变得更具吸引力。联邦政府在2011年到2014年间将为研究、开发现代能源技术投入35亿欧元。

能源转折给经济带来哪些机遇?

如今在德国可再生能源领域的从业人员已达37万人。联邦环境部认为,这一人数到2030年要增加到50万人。德国经济研究所能源专家克劳迪娅•科姆费尔特认为,能源转折为环保领域,如垃圾处理、回收和废水处理,提供了巨大的增长机遇。据科姆费尔特说,能源转折可能创造100万个新的工作岗位。德国可再生能源领域的企业是国际领先的,加上设备和零件的成功出口,它们的销售额从2005年的86亿欧元增加到2010年的253亿欧元。能源转折还可能继续为这个行业带来更显著的增长。

如何处理关闭后的核电站?

它们将被拆卸。首先,那些燃烧过的燃料会放到核电站附近的过渡储存地存放,之后再运往永久存放地。核电站里没有遭到巨大辐射的部件有两种拆卸可能:直接拆卸或者先安全封闭,日后再清除。拆卸从外向内进行:从管道到反应压力仓。它们被拆除后,剩下的建筑部分将被净化。等不再有放射性危险后,再拆除整个建筑并将厂区复原:恢复到初始的自然状态。这个德国已经做过多次了,如1974年关闭的下艾希巴赫核电站和德国第一座实验型卡尔核电站都是这样拆除的。

德国将会从国外购进更多的核电吗?

事实是:作为对日本福岛核灾难的反应,德国关闭了7座核电站,此后进口的核电量增加。但这对联邦政府而言不是真正的选择。即使没有那已经关闭的7座电站,德国的供电安全依然是有保障的。不过在国际联网的电力交易中,进出口量经常波动。比如,在风力大的情况下,德国可以立刻变为电力出口国,何况今后几年还将大力发展风力发电。原则上讲,必须推进现代化石燃料发电,尤其是要持之以恒地推进可再生能源的发电,以防止依赖进口。对联邦政府而言,用可再生能源发电在未来的交易中享有优先权。

在提高能源效率方面必须采取什么行动?

目前仍然有许多能源无端流失。在德国,40%的能源用于住房。这个必须改变:建筑物供热需求到2020年应该降低20%。低碳房屋将作为标准成为需要追求的目标:到2050年,建筑物所需的全部能源必须来自可再生能源。政府通过新近设立的能效基金资助对房屋的节能改造措施以及私人住宅的节能省电检查。谁能成功降低自己住宅的能耗,就将获得政府的资助。另外,还新设立了一个启动资金为2亿欧元的 “储能器资助倡议活动”,其目的是提高能效:该倡议活动希望加强基础研究,以阻止能源循环中可避免的损耗。

德国在国际上为可再生能源做了些什么?

德国重视国际合作伙伴。一个相当好的例子就是2007年在德国的主持下成立的非洲-欧盟-能源合作伙伴关系,德国在其中发挥了主要的作用。2010年该能源合作伙伴关系商定,为非洲1亿人口提供利用可持续能源服务的可能。联邦经济合作和发展部与德国国际合作公司作为创始成员,致力于“清洁灶炉全球联盟”的工作:支持保护环境型的木材利用,支持可替代能源如沼气的使用。德国还资助地中海地区的太阳能计划和沙漠地区“荒漠电力倡议”活动。能源因其在气候变化中的意义,也是德国外交政策的核心议题:比如2011年7月,德国以联合国安理会轮值主席国的身份,努力促使安理会认可气候变化是一种安全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