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动手4.0版

在数字技术的帮助下,如今任何人都能自己开发和制造产品。欢迎来到“开放创造实验室”,柏林“创客运动”的起居室!

Bötzow(波佐夫)家族几乎达到了德国工业家19世纪末所能够达到的一切:家族拥有北德最大的私人啤酒厂,是普鲁士王室的御用啤酒供应商,以及能够容纳数千人的大型啤酒园。但是,即使最成功的企业也常常跟不上形势的发展。1949年,啤酒厂在还未满65周年的时候就不得不关门。从那以后,位于过去柏林东部的这一片区域就一直不为人知。

14岁的Sami(沙米)只要放下一会儿手头的工作,抬头向上看,就能直接透过窗户看到老酒厂、脚手架和深可没人的杂草。不过Sami没有抬头,他正忙于自己的工作:改装一台旧的3D打印机。为了做新的部件,他需要第二台3D打印机。他在这里的开放创造实验室(Fab Lab) -- 现代版的发明者工作间 -- 找到了需要的东西。

位于柏林东部的普伦茨劳贝格区的这处平房肯定比比尔·盖茨当年的车库要大得多,设施也全得多。然而后者的精神也许与前者相差不远:在宽敞的开放式房间内,年轻人三三两两地坐在屏幕和仪器前。天花板没有吊顶,能直接看到电线,有些电线末端连接着色彩鲜艳的塑料匣子 -- 也就是电源插座,在桌子上方荡来荡去。这就是让你插上笔记本电源,马上开始干活。

谁要想在这里工作,就不能越过开放创造实验室的“十诫”,它就贴在入口处的墙上。第一诫 --  “友善,微笑!” -- 之后是第二诫:“知识共享!”“来这里的人都怀有某些理想”,实验室的经理人Daniel Heltzel(丹尼尔·黑尔特策尔)说。这其中就包括信仰“开源”,即开放编程的源代码,以便发明能够继续开发、不断改良。这一切听起来很不起眼,但却可能孕育历史性的变革。因为第四次工业革命不仅仅发生在工厂里。“工业4.0”也意味着每个人都能自己设计而且生产产品。那些几乎视之为生活态度的人号称“创客”。

创客的概念可以追溯到美国的互联网先行者Chris Anderson(克里斯·安德森)。他在2012年的《创客》一书中描述了数字化的社会和经济意义。“互联网使创新和生产方式民主化了。任何一个人都能用一个想法和一台笔记本电脑奠定一家公司的基础,进而改变世界。”很明显,大家首先想到的是“脸书”等数字化企业。这种看法是狭隘的,Anderson写道:“信息产业即使已经十分庞大,它也还只是世界经济的一个非核心部分而已。”如果在现实物质世界出现类似的发展,真是很难想象会产生怎样的影响,他继续写道。

而这种发展早已出现,比如说在开放创造实验室。Sami优化3D打印机也许只会被认为是“青少年科研活动”。但是这里已经真正诞生了经济成功的事迹,比如说Soundbrenner公司。这家公司出售一种智能穿戴节拍器,它的外形像手表,能通过震动让使用者感觉到节奏。Rihanna(蕾哈娜)等歌星的音乐制作人都试用了这种节拍器,投资人为这些年轻的创业者提供了50万美元,公司目前已在香港开了分公司。Soundbrenner的故事起步于开放创造实验室,而且他们在这里还有自己的地址:就在实验室隔壁,穿过一扇玻璃门,就到了所谓的“共同办公空间”。任何项目只要进入了专业化阶段,就可以在这里租用办公场所。

共同办公空间第一眼看上去像一间混乱的大办公室,但是它远远超过一间办公室,来自波兰的设计师和插图画家Dorota Orlof(多罗塔·奥尔洛夫)说。她在柏林已经生活三年了,期间在很多共同办公空间工作过,但是从来没有找到她所追寻的:创意的刺激和交流的空间。现在的开放创造实验室却提供了这一切。“这里有一种能量。”Orlof正和一位年轻人站在一起,后者在纸板上用激光切割机切出一个精美的纹样。他想用这个纹样做模子,但是什么颜料才能深入最精细的角落呢?Dorota不断提出建议,其他人也懂行地加入讨论。

除了使用者之外,开放创造实验室的工作人员也帮助解决问题。实验室定期为新的来访者举办入门课,每周五是实验室开放日。谁要是想常来,可以申请会员身份。每个月只要花费10欧元,就可以无限使用3D打印机;最昂贵的尊享会员资格每月会费150欧元,会员可以使用电子、纺织和木工车间、激光切割机和数控车床。对于创客来说,这就是天堂。

不过,仅靠会费是不能解决运营费用的。因此,实验室的一个工程师和产品设计师小组也为企业提供咨询服务,咨询收入用于实验室运营。此外,实验室也与医疗技术企业Ottobock(奥托博克)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Ottobock也是实验室的房东 -- 该企业主买下了废弃的啤酒厂,想使其重获新生。

开放创造实验室已经风风火火了。很多人把这里看成创客大家庭的起居室 -- 大家可以在这里交谈、放松、会面。开放式的厨房间内有沙发、冰箱和饮料,旁边放着捐款罐。含有咖啡因的汽水Club Mate卖得最快,有点圈内饮料和“黑客汽水”的意味。到了晚上,汽水就越来越被啤酒取代,背景音乐则不间断播放。

来自丹麦的雕塑家Morten Modin(莫滕·莫丁)还在工作。他正在审视3D打印机逐层打印一件透明而有尖角的形体。这是Modin为自己家乡的雕塑园所创作的艺术品的一部分。要打印完2米宽、1米多高的雕塑的所有部件,还需要6个星期。打印材料是可以逐步自然降解的。Modin很喜欢这种想法,即他的数字制作的处女作将矗立在自然中,10年到15年后就会自然消失。到了那时候,开放创造实验室里面估计早已在使用全新的技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