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必须提高要求”

她是德国女权主义的代言人:Alice Schwarzer。在访谈中,她谈到了平权、新冠和Instagram

Alice Schwarzer,德国最著名的女权主义者
Alice Schwarzer,德国最著名的女权主义者 picture alliance / Henning Kaiser/dpa

Schwarzer女士,今天德国妇女解放的情况如何?
过去几十年里发生了很多事。这几代人的境况已经与我们40年前面对的完全不同了。但和其他西方民主国家相比,德国在一些问题上还需要迎头赶上,比如男女薪酬差距

新冠危机和其导致的学校和幼儿园关闭以及短期工作和居家办公,是否已经使较为传统的角色分配再度回归?
当然,有时候男性也会在家里多帮些忙,或者承担子女教育。但也不一定。《Emma》杂志指出,新冠危机期间,家务和育儿工作突然一股脑压在了女性身上,尤其是在生活较为优越的、双方都有工作的年轻夫妇中。我们发现,新冠危机导致离婚申请的数量增加了五倍。百分比最高的地方是海因斯贝格,也就是疫情爆发的中心。

是否也可以把这场危机看作实现更多平等的机会?
我认为,我们可以把这次危机看作是一次普遍反思的机会。难道我们还要回归旧时的习惯吗?我们需要永无止歇地购物吗?我希望在危机过去后,人们在Instagram等社交媒体的刺激下舍本逐末的情况会有所改善。毕竟,我们这一代人和后来的人曾经勇敢地抗争,让女性不仅可以拥有身体,还有权拥有头脑。希望我们不要再次失去这个头脑。

女性必须主张自己的权利。

Alice Schwarzer

越来越多的女性参加工作,女性的角色由此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德国人曾经造出了“乌鸦妈妈”这个词,来指称那些没有充分履行家庭主妇职责的妇女。如今德国仍是职业妇女中非全职工作比例最高的国家,绝大多数职业女性仍然忙于协调工作和家庭,我们仍然没有足够的全日制托儿所和全日制学校,所以女性还是要花很多时间才能做得面面俱到。如果也能有那么多父亲想到把工作和家庭结合起来,我们就算前进一步了。

 

1977 gründete Alice Schwarzer das frauenpolitische Magazin „Emma“.
Alice Schwarzer 于1977年创办了女权杂志《Emma》。
© picture alliance / EMMA/dpa
 

为了实现更多的平等,女性必须从哪里做起?
女性必须提高要求,要主张自己的权利。政界和社会可以促进结构性变化,使小家庭更加开放,这样带孩子的就不仅是父母,整栋住宅楼甚或整个小区都可以帮忙。就像非洲人说的那样,全村一起来。如果现在能对政界、经济界和工会施加更大的压力,那就好了。例如我的主张是,学龄前儿童家长每周只工作三天,这样可以让父母亲更公平地分担工作。

 

© www.deutschland.de

You would like to receive regular information about Germany? Subscrib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