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一起,结为伴侣

在本篇访谈中,柏林的SamiraSohal谈到他们的共同道路、文化差异以及面向所有人的婚姻。

Samira和Sohal
Samira和Sohal privat

Samira你好,Sohal你好,你们结为伴侣也快9年了,当初是怎样走到一起的?
Samira
我们俩都在汉诺威大学读书,有个共同的熟人,我们不约而同地向她诉说了我们的苦闷:我们那会儿,汉诺威同性恋社群还不够多样。于是我们俩就聊上了,成了朋友,最后结为伴侣。

Sohal作为PoC(有色人种)女性,我感觉自己在汉诺威的同性恋社群并不具有代表性,而电影和电视剧里也充斥着对同性恋的刻板印象。我觉得这里缺少交叉性, 人们对于同性恋社群不仅仅是白人和特权阶层这一点缺乏理解。

这种情况在过去几年里是否有所好转?
Samira
代表性的确有所增加,但这里也有一个世代的问题。千禧一代探讨性别、性取向和认同的态度更加积极。在社交媒体上,许多人可以建立自己的社区和影响圈;还有更多的人赢得关注甚至成为传声筒。形象也不再仅仅限于女同性恋者,而是更为丰富多彩。我们因此也称自己为酷儿,因为其中包含很多交叉的态度和身份。

Sohal我认为在代表性方面仍有改进的余地,在媒体领域和政治领域都是如此。我们仍然需要自己来做大量的启蒙工作,无论是在工作中还是在家庭中。

你们俩的经历是否有所不同?
Sohal
是的。我的父母来自阿富汗,来自一个保守的、异性恋占压倒性优势的环境。我的弟弟比我小七岁,也是同性恋者。我们无人可效仿,但幸运地一起踏上了寻找认同的旅程。我们也得以带着家人踏上这段旅程,尽管他们对我们的生活构想仍然难以理解,需要我们不断解释。

Samira父母离婚后,我在巴伐利亚小镇上的一个彩虹家庭中长大。因为我母亲和她的伴侣公开了关系,所以我的社会化过程与Sohal非常不同。我家庭和熟人的圈子对同性关系的接受度很高。然而,我小时候也曾经见到我母亲和她的伴侣遭受敌视。

面向所有人的婚姻真的也带来许多法律上的好处。

Sohal谈她与Samira的婚姻

2017年德国决定向同性伴侣开放婚姻,也就是所谓的面向所有婚姻。这对你们意味着什么?
Samira
这对我们来说有点矛盾。一方面,它迈出了重要的历史性的一步,让我们感动不已。另一方面,我对某些人的说法也很能理解:并不在乎一种已被剥夺了几十年的生活结构。

Sohal在“面向所有人的婚姻”之前,发生过这样的情况:我进了医院急诊室,而Samira却没法来看我。面向所有人的婚姻,真的带来很多法律上的好处。同时,我们去年的婚礼也是代表我们相爱情深的一个强大信号。

© www.deutschland.de

You would like to receive regular information about Germany? Subscrib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