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御遗忘

在德国,为何年轻人致力于记忆文化?两位国际志愿者的讲述。

Lukas Pils在柏林犹太博物馆前。
Lukas Pils在柏林犹太博物馆前。 privat

“当我的祖父被迫入伍为德国参战时,他才18岁,比我现在小一岁。后来他再也没有谈起过这段时间和自己的经历。他的沉默是我致力于让人们不要忘记犹太人大屠杀的原因之一。年轻人需要老一辈。若干年后,我们也将成为老一辈 -- 以前在学校里,我常常觉得我的同学们对这个话题并不感兴趣。

只有当我们也从情感方面探讨犹太人大屠杀,我们才能避免暴力、边缘化和种族主义。

Lukas Pils,柏林犹太博物馆纪念会

通过奥地利对外服务协会,我在柏林犹太博物馆工作了十个月,鼓励和支持别人去追思过去,因为失去与历史的联系是十分危险的。只有当我们也从情感方面探讨犹太人大屠杀,我们才能避免暴力、边缘化和种族主义。”
Lukas Pils19岁,来自奥地利,在柏林犹太博物馆举办纪念会。

 

Yana Alimova在德国。
Yana Alimova在德国。 privat

“一年以来我一直在布痕瓦尔德纪念馆做志愿者,确切地说是在所谓的‘2号特别营’的档案馆。它有一段特别的历史,也与我的家人联系在一起。布痕瓦尔德一直到1945年都是纳粹集中营,有56,000多人在这里死去。 1945年后,苏联军事行政当局使用过2号特别营。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我曾祖母的兄弟被关押在这个集中营,他当时是苏联士兵。我们不知道他后来遭遇了什么,他可能是死于布痕瓦尔德的一个附属营。与许多亲戚一样,我们感受到这种不确定性。

我感到我的工作不仅很有意义,而且还非常必要。

Yana Alimova,布痕瓦尔德纪念馆志愿者

我可以在布痕瓦尔德为那些家庭提供支持,帮助他们了解自己亲人的命运,这是我来从事志愿服务的动因,这个纪念馆是一个很理想的地点。我不明白为什么人们总是问我,这份工作是否让我难过。有些人建议我从事‘更友好’的服务工作,比如从事社会工作。但是我的感受完全不是这样。我感到我的工作不仅很有意义,而且还非常必要。探讨历史对我们的社会极为重要。有这么多富有奉献精神的人在这里工作,我由此看出,我们有能力克服这段历史,并将我们的世界建设成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Yana Alimova26岁,来自乌克兰,通过“和平服务和解行动”到布痕瓦尔德纪念馆担任志愿者,她刚刚把服务时间延长了六个月。之后,她想攻读和平与冲突研究。

记录:Sarah Kanning

You would like to receive regular information about Germany? Subscrib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