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力惊人”

很多在德国寻找避难的年轻人被迫中断其大学学业或者职业生涯。德国大学帮助很多难民重新开启大学学业。

dpa - Refugees

为什么城市轻轨是阴性名词叫做die S-Bahn,而火车是阳性名词叫做der Zug?要想知道火车是否直达,为什么不说“Ist der Zug direkt?”而应问“ Ist es eine Direktverbindung?”任何在一年半之前还生活在叙利亚或阿富汗的人,在上了这样的德语班之后,都能很好了解德语的复杂性。比如在波茨坦一个德语班上有大约20位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他们在学了五个月的德语后,正在课堂上努力完成一次不犯语言错误的虚拟旅行。他们从中还学到,“Du”(你)不能用在与陌生人的对话中,但是可以用在语言班的同学身上。

“欢迎难民教师”

波茨坦的这个语言班是德国高校为难民大学生提供多样服务的例子之一。它是“欢迎难民教师”项目的一部分,它所针对的对象是逃难前在叙利亚当中小学老师的难民。

他们在上过一年课程后,虽然根据德国法律还不是老师,但是他们学习了德语,学习了关于德国中小学教育体制的课程,学习了教学法和教育学,在中小学旁听过课程。项目的主办方希望,他们的毕业生能够在比如给难民中小学生提供的“欢迎课堂”上担任辅助工作人员。在这方面已着手交流,项目协调人Fredrik Ahlgrimm说。难民教师对此的兴趣非常浓厚:倡议方最初只打算提供20个位置,但有700个人报名。后来增加到60个位置。勃兰登堡州政府提供资助。

亲社民党的艾伯特基金会估计,在大约100万难民中可能有5万名希望念大学的人。于是2015年以来,高校变得积极主动并做出调整。德国高校大学生们的积极性特别高,他们中很多人利用假期帮助在难民收容所的初到难民。

在踢球中学习德语

大学生倡议活动的种类多得不能再多了:有伙伴项目,旨在帮助“新人”融入校园或者宿舍生活,或者在法律事务上提供帮助。从奥古斯堡到基森和莱比锡,再到汉堡,“难民法诊所”都在工作。诊所里,高年级学长专门帮助难民完成避难的复杂程序。与这个模式类似的还有慕尼黑的Vereinen MigraMed(移民医疗联合会)和雷根斯堡的难民医疗协会(Migrantenmedizin e.V. )等。通过这些协会,医学院的学生帮助难民看病。

很多倡议活动帮助难民进行语言沟通,比如到难民之家上课,到“欢迎课堂”或者大学校园为难民上德语课。有时候德语和其他活动结合起来,这让目标人群更有兴趣学习词汇:有个名为FuNah的协会,成立于希尔德斯海姆大学,它在中小学将足球和辅导及训练结合起来。

“他们想上大学”

高校行政部门除了提供旁听机会,主要还提供语言班和预备班。其中大型项目之一名为“ Welcome@FUBerlin”。2017年夏季学期开始还将提供儿童托班。“我们所有人都不断学到新东西”,项目协调人Florian Kohstall说。“我们认识到,为了减轻女性参加课程的负担,我们还必须照顾好难民的小孩。”

2015年10月,想上大学而来参加新学期新生活动的人超过百名。第一批72人在一个月之后上了第一门课,他们现在已经进入正式学习阶段。“大多数人的动力非常惊人”,Kohstall说。他们的目标是尽快开始“真正”的学习。“他们想上大学,想尽快挣钱。”Kohstall说。这方面需要大学提供很多咨询和辅导工作。现在还有途径让难民不用护照或者长期居留许可就能学习和获得大学助学金,这很有帮助。“最大的缺口已经填补好了”,Kohstall表示。

事实和数据

  • 很多高校项目由DAAD(德意志学术交流中心)用联邦教育与研究部的资金提供资助。
  • “欢迎--大学生为难民行动”项目资助大约160个大学生倡议活动。
  • “Integra”(难民融入专业高等学业)资助高校行政部门举办大约170个针对难民的专业和语言预科项目。
  • 2016年有6600名大学生获得了大学预科方面的资助。
  • 到2019年,将有1亿欧元被用于针对难民大学生的各项措施。

DAAD为想在德国上大学的难民提供信息

© www.deutschland.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