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稽无界

喜剧明星Bülent Ceyland认为一概而论的做法不可取,但非常看重幽默的凝聚力。

Luigi Toscano - Bülent Ceylan

缺乏幽默感是德国人在外人印象中往往被归为典型特征的标志之一。这种印象所从何来,大约已无人知晓。我们,或者说我们整个民族让人感觉更有进攻性的那个时代,对此一定负有责任。至于我原则上对于这种普遍化的看法,我很愿意在我的喜剧节目中体现。那就是毫无价值!

 

皮裤男子加上猪手、酸菜和啤酒杯,也是全世界认为的我们的特征,但其实 -- 谢天谢地 -- 这不是典型的德式风格。我在曼海姆的家里要是来了这样的家伙,大家会发愁!这种归类未免武断,更多地是漫画意味。

 

毫无疑问:笑是健康的,我们制造这种笑的方式方法总是合法的,无论背后藏的是什么。笑话想要好笑,不用老玩深沉;我们在拿什么当笑料或是觉得什么好笑的时候,不是总需要什么背后的意义。最好的例子就是德国的愚人节。第五季、狂欢节、嘉年华和莱茵兰地区的特别日子,这种时候,人们会在脸上变出笑容很多天,他们传播欢乐,情愿忘却日常生活和他们的忧虑。这时幽默就是最安全的药了。

 

只要对于让我们发笑,让我们有一会儿变得特别欢乐的东西的需求还存在,幽默就在每个人的生活中占有重要地位。生活是一种给予和索取,有愿意被逗笑的人,就必须有逗别人笑的人。有的人在工作场所、家里或朋友中间偶尔这么来一下,有的人则得天独厚,走上舞台赚钱。这在德国如今已经颇为风靡,喜剧与卡巴莱在各种传媒上的展示、德国舞台上老流派和通俗喜剧幽默家的悠久传统以及社交媒体上尤其是滑稽录像的更易传播性,使得最近几年里的个人幽默投入再一次显著提高。人们在德国已经习惯了在任何角落找到可笑之物 -- 只要他们愿意。

 

我们每天都在体会幽默,虽然微妙之处各有千秋,水平层次天差地别。我们因此又会找到什么可笑之物,我们会微微地笑,即使别人为同样的笑话捧腹大笑,我们会整天地讲自己特别喜欢的笑话,即使别人觉得它很傻。幽默永远是个性化的,由自己的个人发展所决定。同一个梗被大家一致看好的情况微乎其微。这一点我在自己的舞台节目中也不断印证。

 

而我正好造访何地,环境如何,都无所谓。就像一弯彩虹也可以让一个满腹牢骚的人发出一声短短的赞叹,幽默也可以远远逾越一切成见和源于出身的差别,把人们联结到一起。就像音乐,就像婴儿的微笑。跨越边界!  ▪

 

Bülent Ceylan是德国最成功的喜剧演员之一。他1976年生于曼海姆,母亲是德国人,父亲是土耳其人。今天他的喜剧节目观者如堵。他尤其喜欢扮演完全不同的角色,比如总是心情糟糕的房管员“Mompfreed ” (Manfred) ,富有魅力、风趣地揭露德国和土耳其的成见和俗套。而且,曼海姆单调方言没人能比他说得漂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