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狂野一点儿”

Tamer Jandali 以《easy love》开启2019年柏林国际电影节的“德国电影展望”,也开启了一种新的形式。

Tamer Jandali在《easy love》片场
Tamer Jandali在《easy love》片场 Hieronymus Rönneper

在柏林国际电影节排片表中,Tamer Jandali的《easy love》被赞为纪录片式的故事片。作为“德国电影展望”单元的开幕影片,这部影片讲述的是爱。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出演者并非专业演员,而是七位来自科隆的年轻人,Jandali耗时4个月对他们进行了跟踪拍摄。

Jandali先生,您的影片《easy love》背后的思路是怎样的?

我们希望找到一种新的形式来呈现真实,却又不是通常的纪录片。我们自问如何用另一种方法找到真实。我们要的不是专业演员,而是真人。我们想和他们一起讲故事。不过我们得先找到愿意在影片中如此坦诚的人,愿意展示自己生活的这么多方面,袒露自己的愿望和深渊。真的很不容易。

《easy love》呈现的是人,而不是职业演员
《easy love》呈现的是人,而不是职业演员 Janis Mazuch

您希望如何命名这部电影的形式?

我们在柏林国际电影节上报的是一种纪录片式故事片。演员扮演自己。精髓就是真实。

您认为德国电影界有什么特点?

许多东西进行得很好,例如流程和约定,就是人们普遍看好德国的那些事。高质量的、好的作品,人人都认真做事,把事做好。

我希望德国能多些勇气。

电影制作人Tamer Jandali

如何理解以您的影片开幕的单元的名称:您对德国电影有什么展望?

柏林国际电影节选映我们的电影,我觉得这很好。由此释放出的一个信号,是尝试勇敢的新的事物,同时展示讲故事的新方法。我希望德国也能够多些勇气。更狂野一些,更富于实验精神些。

在柏林国际电影节上什么最令您高兴?

向广大观众展示这部影片。它就像一颗小小的钻石,人们把它佩戴在心里,它此后还会继续发挥作用。全体演职员的工作得到了回报,真好。

访谈:Philipp Hallfahrt

Tamer Jandali和摄影师Janis Mazuch
Tamer Jandali和摄影师Janis Mazuch Chris Becher

Tamer Jandali,1976年生于波恩。他曾行过医、做过活动经理,而后在科隆媒体艺术学院学习,选择了电影道路,并于2011年开始从事导演工作。同时他还自称“家庭主夫”,负责照管三个孩子。

© www.deutschland.de

You would like to receive regular information about Germany? Subscribe here 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