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什么也没学到”

包豪斯也代表着平等:有几位女性做出了不同寻常的事业,她们的人生道路非常具有戏剧性。

包豪斯女性在行动—Katt Both的照片
包豪斯女性在行动—Katt Both的照片 Privatbesitz Nachlass Katt Both

 “我们什么也没学到,我们仅仅固化了自己的性格”,女建筑师Katt Both谈到她在德绍包豪斯的学习时光时说。多达三分之一的女生在包豪斯学习艺术、设计和建筑。与其他高校不同,这里入学不需要高中毕业证。学校的首任校长Walter Gropius承诺性别平等。虽然从来没有绝对的平等,但是有几位女性能够在当时男性主导的建筑和设计行业站稳脚跟,走出了不同寻常的生命之路。

Marianne Brandt设计的茶壶
Marianne Brandt设计的茶壶 dpa-Zentralbild

“最优秀和最有天赋”

比如艺术家和金属设计师Marianne Brandt,1924年在做学生的时候设计了一款锡金和乌木做成的茶壶,成为包豪斯偶像人物之一,1928年她成为金属工作坊负责人。在这里她与Hin Bredendieck一起了设计了批量生产的灯罩,组织与公司的合作,整个包豪斯都因此获益。她的老师László Moholy-Nagy认为她是最优秀和最有天赋的学生 。难怪,Walter Gropius于1929年让她负责卡尔斯鲁厄达默斯多克住宅区的装饰设计。

在儿童绘画中成为永恒

奥地利女性Friedl Dicker-Brandeis跟随包豪斯师傅Johannes Itten来到魏玛,在纺织班、印刷班和制书班学习。1923年她与Franz Singer一起共同负责“美术工作坊”。他们的合作非常成功,Dicker作为室内设计师、画家、图形设计师和建筑师的多重天赋得以发挥。Dicker和Singer用巧妙和可变化的家具发展出具有创新性的住宅装修风格。1942年Friedl Dicker-Brandeis作为犹太人被遣送到特莱西恩施塔特集中营。她在集中营给孩子们上绘画和设计课,赐予他们力量,至今永久保留在5000多幅儿童绘画上。Friedl Dicker于1941年在奥斯维辛被杀害。

坐在Wassily椅子上的Katt Both
坐在Wassily椅子上的Katt Both Privatbesitz Nachlass Katt Both

首位女建筑师

包豪斯先锋派人士的紧密网络也被Katt Both用于其入职升迁。她在结束了德绍学业后赴柏林Luckhardt兄弟建筑师事务所工作,1929年3月被策勒的Otto Haesler雇为首位女建筑师。她参与了该建筑师事务所所有大型建筑的设计。

“女建筑游牧人”

1933年国家社会主义上台,包豪斯被禁止,大部分包豪斯女性的职业生涯被长期终止。仅有几位在1945年后重操20年代的旧业。其中一位是建筑师和城市设计师Lotte Stam-Beese,她参与了鹿特丹的战后重建设计。1929年她中断了在包豪斯的学业,开始像“女建筑游牧人”一样游走整个欧洲,不断寻找作为设计师的工作。她想自主和自力更生,而且还是位年轻的妈妈。1932年她跟随以Hannes Meyer和 Ernst May为核心的德国建筑队前往乌克兰,在那里结识了荷兰建筑师Mart Stam。1940年两人离开苏联,这一年Lotte Stam-Beese41岁,她在阿姆斯特丹重新补获了建筑硕士文凭,开始了她作为城市设计师的事业。

© www.deutschland.de

Newsletter #UpdateGermany: You would like to receive regular information about Germany? Subscribe here 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