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献展与丑闻

一起反犹太主义事件给卡塞尔世界艺术展蒙上了一层阴影。应该澄清此事,并重新将注意力放在展览的本源上,即对艺术的新理解。

先是遮盖起来,然后拆除:反犹主义大型绘画
先是遮盖起来,然后拆除:反犹主义大型绘画 dpa

 

为什么Fridericianum博物馆突然被称为Fridskul?谁把古德斯库尔艺术团体(Gudskul)和鲁鲁儿童项目(Rurukids)安置在那里?还有,为什么人们突然可以在那里和卡塞尔的许多其他地方听到"Lumbung"这样的词?嗯,简单的答案是:又到了卡塞尔文献展的时间。这个被称为"百日博物馆"的世界艺术展再次降临这座黑森州的小城,只是这场将持续到9月的第15届文献展与历届展览有几处不同。自1955年以来,这个每五年举办一次的世界最重要的当代艺术展览在今年首次由一个艺术家团体来策划。Ruangrupa(可自由地翻译为:"艺术空间"或"空间形式")是一个22年前在印度尼西亚雅加达成立的代表"南方国家 "的团体名称。而且,它将自己的艺术理念带到了卡塞尔。

 

游客在Fridericianum博物馆前
游客在Fridericianum博物馆前 dpa

 

另外,Ruangrupa的成员在策划时注重友谊、团结、可持续性和社区等价值观。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自身作为团体去邀请其他团体参展,而这些团体又被允许为他们的展览或行动去聘请另外的艺术家。据悉,参与第15届文献展的总人数约为1700人。组织者或参观者可能有时都看不清展览的概貌。Ruangrupa将这种艺术、社会和经济合作称为 "Lumbung",翻译为"米仓"。在印度尼西亚,收获的粮食的盈余被储存在这样的谷仓里,然后被分配给共同体。

当对以色列的批评变成对其存在的质疑时,就越界了。

Frank-Walter Steinmeier,德国总统

作为一个概念,这听起来给人好感,而且文献展的气氛也被认为是开放的、反精英主义的、好玩的和友好的。但很快又增加了另一个描述性的形容词:反犹主义的。在Ruangrupa邀请的印度尼西亚艺术家团体Taring Padi的一副墙画上,可以看到两幅反犹漫画,这幅墙画现已被取下。由此,第15届文献展首次出现掀起大浪的丑闻。这种事为什么会发生,从那时起便成了一个很大的问题。对许多人来说,它还没有得到充分的解答。文献展管理层将其归为艺术家和策展人的自由。Ruangrupa和Taring Padi已经为这幅20年前的画进行了道歉,而创作这幅画的艺术家本意是反帝国主义和反资本主义,可惜已经不在人世。

 毫无疑问,反犹主义的图片不得在德国展出。在涉及侵犯人的尊严时,原本盛行的艺术自由理念就不存在了。因为这在当下引发了强烈的愤怒,已经有人要求文献展总负责人Sabine Schormann或文化国务部长克Claudia Roth辞职。还有人宣布第15届文献展彻底失败,以及这个世界艺术展总的来说已无可救药。无论如何,事实是,自从这一丑闻发生后,其他一切都被置于次要地位,比如前面提到的对共同体的关注,对资本主义和艺术市场的批判,以及不仅在理论上而且在实践上进行新路径的可见的尝试。

Richard Bell的"原住民大使馆"。
Richard Bell的"原住民大使馆"。 dpa

其中包括像“Lumbung画廊”这样的项目,该项目允许艺术家在没有古典艺术市场参与的情况下出售作品。或者像英国人Kate Rich那样的想法,利用艺术界的旅行来运输食物和其他东西。在文献展大厅的"Lumbung Press"印制小册子和传单,Richard Bells在Friedericianum用他的波普画来为澳大利亚原住民的权利辩护,来自内罗毕的Nest Collective则用放置在卡尔斯奥国家公园绿地上的成堆旧衣服和电子垃圾来批评富裕工业国,印度尼西亚戏剧家Agus Nur Amal Pmtoh在专门介绍格林兄弟的作品、工作和生活的展馆“格林世界”(Grimmwelt)通过视频和研讨会专注于讲故事的艺术。而在富尔达河畔的Ahoi租船处,你可以像在卡塞尔的许多其他地方一样安抚情绪,放松身心,抛弃杂念。

文献展项目:柏林国会大厦前的"公民权"
文献展项目:柏林国会大厦前的"公民权" dpa

在曾经的城东室内游泳馆(Hallenbad Ost)内,Taring Pardi在展出他们的档案;在Hübner-公司废弃生产基地里,来自马里的尼日尔河畔基金会(Fondation Festival sur le Niger)在放映电影、上演戏剧,举办音乐会;而在卡尔斯奥国家公园里,一堆堆肥甚至也成了展览地。至于德国艺术家,有柏林艺术和城市主义中心的“小船”行为主义作品参展,有Henrike Naumann的管风琴雕塑,还有Hito Steyerl创作的华丽视频作品——Steyerl同时也是本届文献展上为数不多的艺术市场大伽之一。剩下的到底是艺术还是"仅仅是"行为主义,或者像艺术理论家Bazon Brock所说的那样,甚至是"艺术的终结"?对此都可以好好讨论,而文献展本身就是讨论这些问题的最好地方。

© www.deutschland.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