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亡后“继续写作”

回到小说作家的生活:德国作家如何在这个过程中陪伴逃亡的作家。

Author: Monika Rink and Ramy Al-Asheq
Juliette Moarbes - Ramy Al-Asheq

“写小说意味着:有希望”,近50年前从叙利亚逃亡到德国的作家Rafik Schami(拉菲克·沙米)说。不能写作,这对作家来说尤其痛苦 -- 因为他们在流亡期间常常没有机会发表自己的作品。因此,“继续写作”项目就是要在他们与德国作家之间建立伙伴关系。

项目的理念是:让像Saša Stanišić(萨沙·斯坦尼西奇)和Nino Haratischwili(尼诺·哈提施威利)这样的作家通过自己的网络,为逃亡者们打开通往德国文化和文学界的大门,并支持他们翻译自己的作品。诗人Monika Rinck(莫妮卡·林克)和叙利亚裔巴勒斯坦作家Ramy Al-Asheq(拉米·阿尔-阿什克)也参与合作。以下是他们的相关叙述。

Monika Rinck -- “文本的温度”

“当我听说‘继续写作’这个项目时,马上就被触动了。我觉得,那些到我们这里来的人能有机会进行艺术表达,这是极为重要的。尤其重要的是翻译 -- 这样作家才能够展示自己的作品。对于诗歌来说,如Ramy Al-Asheq的作品,翻译就更重要了。

我们在第二次见面时就把他的一首长诗翻译成了德语。这首诗已经有英语译文,我们把它当做桥梁。我认为结识本人和共同开展文本工作之间并没有很大的区别:讨论诗歌是建立联系和创造共鸣的好机会。

合作马上就奏效了。Ramy先是用阿拉伯语为我朗读了文本。我不懂阿拉伯语,但没关系,我要知道的是节奏、韵律、断句、停顿,也就是文本的速度。之前,我曾读过他的一些译文作品,有印象,但他本人朗读时,还是有不同的感觉。

Ramy的诗歌非常好,我很高兴能翻译它们。一旦完成德语版翻译工作,且我们都很满意的话,我很愿意帮助他出版这些作品 -- 比如在专注于诗歌的文学期刊上。

在我看来,这是一个长期项目,立足于未来若干年。在此期间,我想与Ramy较之前更定期地会面。问题是,诗人其实只能在巡回朗读中挣钱。因此我很少在一个地方长期停留。有时,我只在柏林家里呆两三天。而且我也深信,面谈是最好的方式,而不是通过Skype这一聊天软件。”

Monika Rinck出生于1969年,凭借出色的诗歌获得多个文学奖项,包括2015年的克莱斯特奖。她翻译英语和匈牙利语作品,与音乐家和作曲家合作,并在莱比锡德国文学研究所等处任教。

Ramy Al-Asheq -- “相遇是一个转折点”

“对一个作家而言,能够继续写作是最重要的。我知道如何写作,但我不知道如何在德国通过写作谋生。许多出版商对我说:‘我们对阿拉伯文学的翻译作品不感兴趣。’也有出版商说:‘我们不出版诗歌 -- 如果你写小说,我们也许可以考虑。’拿着诗歌,几乎是处处碰壁。

我一度几乎想要放弃。我也写散文 -- 也许我能为德国读者写小说,而只为阿拉伯语读者写诗歌。遇到Monika是一个转折点。我们开始一起工作 -- 她以某种方式很快理解了我的风格。我们花了四个小时来研究措辞,并最终完成了一首很长的诗。对我来说,拿着这个作品的德语译本,这真是太棒了!尤其是译文来自一位德国诗人,而不是翻译家。

与Monika的合作是一个过程,通过合作我们几乎已经成为朋友。我们两人都写诗,以诗为生活,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诗。这样的伙伴关系是非常有动力的 -- 两个说着完全不同的语言,经历和肤色、举止和背景全然不同的人通过诗歌进行交流。在遇到她之前,我已经有7个月没写任何东西了。

对我来说,能为流亡地回馈一些东西是很重要的,为它的语言、思想和文化做一些贡献。而德国 -- 这里的人、国家、文化和这个地方 -- 不应仅仅是一个流亡地。我希望,有一天能以此为家,虽然现在我还不能这样称呼它。”

Ramy Al-Asheq 1989年出生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在大马士革长大。他在叙利亚革命期间被捕,获释后逃亡到约旦。2014年,他通过海因里希-伯尔基金会的一项作家奖学金来到德国。他生活在科隆,并在那里创办了一份阿拉伯语报纸:Abwab

记录: Helen Sibum

© www.deutschland.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