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持通往世界的窗口

在新冠危机中,文化有多重要?剧院院长 Shermin Langhoff告诉我们高尔基剧院是如何以全新的方式赢得观众的。

Langhoff以前在出版界和电视台工作
Langhoff以前在出版界和电视台工作 picture alliance / dpa

Shermin Langhoff2013年起担任柏林马克西姆-高尔基剧院的院长。该剧院主要以其具有社会批判性的作品闻名。Langhoff是柏林大型剧院掌门人中唯一的女性,她凭借在文化方面的积极行动获得了众多奖项,包括2017年的联邦十字勋章。

Langhoff女士,新冠疫情对您的生活有什么改变?
我们把这场危机看作是重新考我们迄今所有观念的机会,这并非幼稚。我们为什么要制作戏剧?我们讲述什么?如何讲述?最重要的是,为谁讲述?我们如何继续促进国际交流,成为观众接触世界的窗口?我们审视自己对社会的重要性,并试图找到我们在危机时期需要的新声音

如何实现这个想法?
每逢三和周五,我们都会在流媒体24小时播放一部新的作品,配有英文字幕。在柏林的博物馆岛上还有一个玻璃立方体,就是我们的“高尔基亭”,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我们还能给路人表演波兰导演Marta Gornicka等人的作品。此外,我们又把更多的精力放在自2013年开始就定期举办的展览上。

Bild im Text

Langhoff在2017年在高尔基剧院展出的Hale Tenger的雕塑旁。这位土耳其艺术家,用装置艺术展示了一系列的政变、恐怖袭击以及螺旋式上升的日常生活中的暴力。
Langhoff在2017年在高尔基剧院展出的Hale Tenger的雕塑旁。这位土耳其艺术家,用装置艺术展示了一系列的政变、恐怖袭击以及螺旋式上升的日常生活中的暴力。
picture alliance / Soeren Stache/dpa

对危机中的文化支持是否做得足够了?
疫情中,本来就存在的问题变得更加严重,在文艺界也不例外。自由职业艺术家的工作条件甚至在大流行之前就已经很差。但与其他国家相比,我们在德国的处境还是舒适的。比如,德国几乎所有城市都有全的剧院资助措施

在这个艰难时期,是什么给予了您希望?

疫情过后的生活的前景。毕竟,这并非人类遇全球疫情了。我们有西班牙流感或瘟疫的经历。剧院,当然还有人类,克服过许多全球流行病。

© www.deutschland.de

You would like to receive regular information about Germany? Subscrib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