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危机的循环

审查收支平衡,将风险最小化:欧洲以银行联盟应对金融和债务危机。

picture-alliance/Klaus Ohlenschläge - Financial Crisis, Skyline Frankfurt

2008年秋季金融危机爆发五年过后,欧洲依旧身陷困境。危机之所以如此顽固,也是因为银行问题和国家问题紧密相联,在欧债危机最肆虐的时期可以观察到某种恶性循环:遭受重创的银行由公共资金接管,危机国家的债务水平随之上升,导致了金融市场的不信任和国债行情的下滑,而这又进一步拖累了银行的收支平衡。这样,金融危机越陷越深,直到欧洲中央银行行长Mario Draghi(马里奥·德拉吉)2012年7月承诺不惜代价保留欧元,由此平息了市场的不安。但清楚的一点是,欧洲央行所宣布的债券收购计划只能消除几个危机症状。

 

目前,政界和央行人士们都公开承认,欧洲拖延了银行危机的处理,市场不信任坏账太多的银行。根据安永企业咨询公司的最新调查,未偿还或者未按期偿还的贷款比例攀升到了创纪录的7.8%,总计9400亿欧元。最不堪贷款重负的是西班牙(12%)和意大利(11.5%)的银行,负担最轻的是德国(3.2%),许多危机银行几乎无法发放贷款。

 

但是现在欧洲启动了新的清扫计划:“银行联盟”,它也将支撑遭到重创的欧洲货币联盟。“货币联盟需要银行联盟,这也是因为稳定的银行业是一种坚挺货币不可放弃的补充”,卢森堡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委员Yves Mersch解释道。新的金融架构应当拥有三大支柱:第一,共同的银行监管;第二,对于无法生存的银行建立统一的清算机制;第三,欧洲范围内的存款保障。这三个要素,每一个都得去努力争取,反对共同存款保障的阻力非常强,而银行监管的筹备则推进得最为深入。

 

从理论上来说,稳定的银行联盟架构会粘合货币联盟的薄弱部位,这首先涉及到探测出银行领域的遗留债务,实力弱的银行必须再资本化,无可救药的银行必须清算。这里的第一步是2013年11月开始由欧洲央行全面审查128家大银行的收支平衡,德国联邦银行副行长Sabine Lautenschläger强调收支平衡审查的意义:“我们希望借此创造透明度,覆盖可能的遗留债务。”只有这样才能重拾信任,消除“目前普遍存在的对于岌岌可危的银行收支平衡的怀疑态度。

 

这一行动由若干部分组成:首先,识别某些银行风险最大的投资组合,在西班牙,这也许是房地产贷款,在德国,几家州立银行和德国商业银行的账簿中有许多可疑的船舶贷款。此外,2014年欧洲银行监管部门EBA 将进行一项压力测试,模拟伴随有银行亏损的经济危机。银行在接受测试之后必须提出足够的安全防范措施:至少8%的核心资本率,这超出了G20国家已经批准、未来将要实施的国际《巴塞尔协议III》资本规则,结果将于2014年10月公布。

 

对于尤其是南欧的某些金融机构来说,它们也许会举步维艰,如果出现资本漏洞,银行首先应当通过投资者筹得所需资本。各国财长决定通过了未来银行救助的“连带责任阶梯”:首先应当介入的是所有人和债权人以及10万欧元以上的大储户,即投资人的“自救(Bail-in)”而非纳税人的“他救(Bail-out)”;其次,各成员国必须支撑起遭受重创的金融机构。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委员Mersch强调:“银行联盟不是从后门溜进来的转移支付联盟,每个人都必须消除自己的遗留债务。”这些规则原本要到2018年方才生效,而有迹象表明有可能会提前到2015年。

 

欧洲央行担心,如果私人和国家对银行再资本化的资金不足,将会发生什么情况。投资人也许会由于不安而在提供活动资金时偷工减料,向一些债台高筑的危机国家重新注入资本也许会超出其预算可承受范围,因此,欧洲央行要求建立欧洲安全网(“backstop”),可以考虑将欧元区危机基金 -- 欧洲稳定机制作为出资方。不过,由此可能主要会在德国再度引发担忧,担心银行问题在欧洲被社会化。

 

欧洲在这个问题上形成了一道鸿沟:在遭受危机特别严重的南欧国家,例如西班牙和意大利,另外还有法国,许多人希望再资本化资金由欧洲统一提供,例如通过欧洲稳定机制。这一设想在德国引起了众多经济学者的抗议,基民盟和社民党之间在联邦议院大选之后的执政联合谈判中就已经清楚地表明,这两个政党都不愿意动用欧洲稳定机制中的税款救助银行。对于这两个德国政党来说,依旧令人胆战心惊的是在此次联邦议院选举中,新成立的疑欧党“德国其他选择党”差点就进入了议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