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欧洲

外交部长Sigmar Gabriel (西格玛尔·加布里尔)及外交部的其他专家,在柏林与120多位公民共商欧洲的未来。

Redaktion Deutschland - Dialogue

近几周的每个周日,49岁的自然疗法师Verena Boehm都有一个固定的行程:与她的丈夫一道从他们生活的小城布茨巴赫(Butzbach)驱车前往附近的美因河畔法兰克福。在法兰克福,他们和大约2000名其他支持者一起游行,支持欧洲的一体化与民主。借此,“欧洲脉搏”这个新倡议组织希望对英国的退欧公投和欧洲日益兴盛的民粹主义做出反应。它在德国的很多城市定期聚集欧洲的捍卫者。个人方面,驱动他们的是对孩子未来的考虑,Verena Boehm说道。“孩子们可能会失去太多。” 

下个周日,Boehm会再次走上法兰克福的街头。今天,她却是第一次坐在柏林外交部的世界厅中,同她一道的还有120名其他的男男女女。其中有像Boehm那样的独立从业者,还有职员和失业者。有的参与者还是中学生,或还在上大学,有的已经退休。他们生活在德国的各个地区,拥有不同的文化背景,但他们身上有一个共同点:他们想聊聊欧洲。因此,他们都报名参加了“外交政策公民工作室”(Bürgerwerkstatt Außenpolitik)。柏林的这一次聚会为外交部与墨卡托基金会(Stiftung Mercator)合作推行的系列活动“我们愿意生活在什么样的欧洲”画上了圆满句号。它包括在不同城市举办的30多项活动,期间各位专家与公民一道探讨了德国在欧洲的角色。

“我们不应过多地从损益视角去考量欧洲”

所有的参与者围坐在十张大圆桌前,外交部的世界厅笼罩着浓浓的工作氛围。与其他十名客人一道, Verena Boehm被邀请到了2号桌。桌上的牌子给出了当日的主题:欧洲与国家的身份认同。讨论结果很快显示出,参与者对欧洲的信仰,对欧洲未来的忧虑,在有关欧洲身份认同问题上的观点是那么大相径庭。大多数人将他们与欧洲的紧密联系归因于众所周知的那些好处:迁徙自由,共同货币及德国城市的国际性。“仅仅考虑好处是不是太少了?”一位年轻小伙子插话道,“如果只因为欧洲能给我带来什么好处,才对欧洲有好感,这并不是身份认同。我们不应过多地从损益视角去考量欧洲。”

在此期间,墨卡托基金会的主持人在参与者中做了一份调查,参与者被要求就一个问题高举他们的绿色或红色投票卡:“您是否相信十年之后会有一个一体化的欧洲出现?”大厅中的表决显示,支持和反对各半,支持意见略微领先。在2号桌,大家的意见也是各不相同,对欧洲危机的症结在何处及欧洲这个共同体如何才能成为一个成功模式等话题的意见也是如此。退休者Rüdiger Krause认为欧洲成长得过快。生物学女博士Nade Abazova表示,“缓慢成长也不是办法”,“如果我们真想成为欧罗巴合众国,我们完全需要另一种活力。我们行动得还太慢,特别是在外交政治问题上。”

“不要被卷入危机升级的漩涡”

参与者还有机会在与外交部长Sigmar Gabriel的对话中直接窥探德国与欧洲的外交政策。“世界上没有哪个地方如欧洲一样自由和民主”,Gabriel强调道。欧洲的合作是20世纪最大的“文明工程”,有了它才克服了欧洲内部的敌视与冲突。“这值得我们去关心欧洲。”因此,欧盟必须尽全力快速走出危机。

参与者还可以从Gabriel外长处了解到德国和欧洲的外交政策当前必须应对的困境。刚刚从莫斯科访问归来的外交部长也谈及了与俄罗斯的关系问题。“在对话过程中,乌克兰当然是一个重要话题。但同时我也深知,在叙利亚,如果没有俄罗斯我们只会一事无成。”在外交政策方面,我们必须持有清晰的立场,并且不断寻求对话,Gabriel如是说。这也同样适用于与土耳其的关系。“您的邻居永远是您的邻居,即使他的行为并不如您所愿。”欧洲不应被卷入“危机升级的漩涡”,但也应在俄罗斯、中国及美国这些富有影响力国家的面前表明立场。“这将是欧洲未来几年最重的任务。”并且,“只有当欧洲用一个声音说话的时候,我们子孙的声音才会被世界所听到”,这位部长强调道。

© www.deutschland.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