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的价值重于差异”

我们愿意生活在什么样的欧洲?三名外交部公民对话参与者的个人答案。

Redaktion Deutschland - Europe

“我希望生活在一个一体化的欧洲。在这里,应当有尽可能多的人认同欧洲理念。而对我个人而言,这是理所当然的。我的祖父曾作为客籍劳工从意大利来到德国,因此,欧洲身份感扎根于我的家庭。尽管如此,我也是在长时间逗留美国之后,才真正意识到这一身份认同。在美国,我对于他人来说并不是德国人,而是欧洲人。”

Alessia Trovato,19岁,来自维尔茨堡的大学生

 

“我希望生活在一个官僚主义不那么盛行的欧洲。如今,所有的决策程序都耗时太长。这是一个实实在在的问题,很多人正是因此无法燃起对欧洲的热情。所有的一切应该更快且更透明,但这当然不能以牺牲民主为代价。”

Erdem Özcan,17岁,来自弗莱堡的中学生

 

“我希望生活的欧洲是一个人们更看重自由、宽容及法治等共同价值、而非差异的地方。对我个人而言,欧洲就在我眼前。十年前,我从保加利亚来到德国,现在在海德堡欧洲分子生物学实验室攻读博士。但令人遗憾的是,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认同欧洲理念。欧洲一定要更多聚焦自身,并让人们知道它为大家所做的一切。”

Nade Abazova,28岁,来自海德堡的博士生

© www.deutschland.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