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化工作有未来”

Gesche Joost,联邦政府的互联网大使,在访谈中谈她的任务、目标和迄今为止所取得的成就。

Mareen Fischinger/DeutscheTelekom AG - Gesche Joost

Joost女士,您被任命为德国驻欧盟互联网大使。您的任务是什么?

 

每个欧盟成员国都会向布鲁塞尔派出一名“数字化冠军”。这些使者将把欧盟的数字化议程与其所在国的情况联系起来。我们每年大约会面三次,并努力完成数字化议程的具体项目。最新的项目是“数字化工作大联盟”(Grand Coalition for Digital Jobs),有关数字化工作的未来。为了应对南欧的青年失业问题,这个话题在欧洲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数字化工作可以带来切实的未来前景。我们将汇集各成员国的想法,以便改善框架条件以及开展针对数字化工作的培训。

 

面对有关大数据,即对海量数据进行智能化分析的讨论,许多德国人持怀疑态度。您对此怎么看?

 

目前,我们正在经历一场“恐惧辩论”,在这场辩论中,大数据被描绘成威胁。界定数据利用的界限、保障公民对其数据的知情权,并保证他们有中止数据利用的明确的选择权,这些当然非常重要。但另一方面,如果没有大数据分析,能源转换就不能实现。许多创新服务就是利用了匿名后的数据,并为我们的日常生活带来便利,例如我们的导航系统会告诉我们如何绕开下一处拥堵地带。我们不应一概而论地批评对数据的利用,而是应该对涉及个人的数据划出明确界限。

 

大数据也意味着巨大的潜力。如果论及数字化革命,您认为哪些方面需要迎头赶上?

 

德国和欧洲需要一项数据政策来对不同的数据等级进行区分,例如分成大数据、涉及个人的数据以及开放的数据。我们必须界定大数据利用的伦理界限,并同时澄清如何规制涉及个人的数据使用,以及我们如何让网络用户有权利,并有能力自己决定,准许哪些数据被利用。在这方面,数据素养,即处理数据的能力是一个必须得到促进的重要概念。

 

您与其他欧洲互联网大使们交流数字化的成功理念,有哪些理念令您印象深刻?

 

 “编码周”(Code Week)于2013年启动,活动期间,许多学校和公共机构都开设了编程课程。几乎所有的欧盟成员国都参与其中。德国于2014年首次参与,为儿童和青少年提供了70多项活动。这是个很重要的话题,我认为应该在小学就开始学习编程。第二个例子是:在其他国家,例如在斯堪的纳维亚,某些特定领域的大学教育能更快地适应技术的发展。为了能够传授恰当的技能,教学必须不断发展。在联网教育方面,德国始终不是先行者,而是非常保守。在这方面,我们应该以更大的勇气明确我们的立场,并利用联网所带来的新的可能性。

 

采访:Clara Görtz

 

Gesche Joost教授、博士

在柏林艺术大学担任设计研究教授。2014年3月,她被联邦经济与能源部部长Sigmar Gabriel(西格玛尔·加布里尔)任命为欧盟委员会同名倡议行动中的“德国数字化冠军”。她的一个目标是建立一个包容性的数字化社会,“它不仅面对熟悉技术的精英”,也能让所有人都参与其中,她如此描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