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两个国家工作

27岁的Maria Tandeck因为职业所需,定期往返于德国和波兰两国。“这样的生活很适合我”,这位信心满满的欧洲人说。

Stephan Pramme - Maria Tandeck

“在奥德河畔法兰克福欧洲大学学习法学的时候,我几乎每天都穿越德波边境:奥德河畔法兰克福和邻近的波兰城市斯武比采都是我们上课的地点。欧洲大学的日常生活,就是缩微版的欧洲。如今我也经常往返于两国之间:我在波兹南、弗罗茨瓦夫和柏林工作,为一家波兰企业协调由欧洲社会基金资助的职业继续培训项目,还作为法律专业人士,负责我们对这一公共招标的申请。”

我目前在柏林负责一个包括65名波兰失业青年的小组,他们在这里实习两个月。在如何帮助人们融入劳动力市场方面,欧洲各国之间有许多可以相互学习。在职业教育上存在着欧洲一体化的巨大机遇。

“日常生活基本没有不便”

我觉得,德波双栖雇员的生活对我非常合适。我喜欢到处走动,曾经作为伊拉斯谟奖学金生去过威尔士,在布鲁塞尔的欧洲议会做过实习生,也常常旅行。在德国学习和工作七年之后,我希望离家乡波兰更近一些,却又不想离开柏林。这份跨两个国家的工作正好适合我。日常生活基本没有什么不便。我来来往往毫无问题,也没有遇到过其他官僚手续上的困难。

我目前的状况也使我能够向尽可能多的人宣传欧洲。我也是一直这么做的:我热爱欧洲,每天都能看到我们的成就。但不是所有人都像我一样对欧洲有着良好的印象。自从在工作中与失业青年打交道以来,我再度清楚了这一点。我能够理解,青年人在培训后找不到工作会感到失望。而民粹主义的信息会很快抓住他们的心。我很希望告诉他们,应当花点力气去认识一下欧洲,告诉他们这是值得一做的。

我很清楚,欧洲目前面临困难。但我仍是乐观的。每逢周日在柏林的时候,我都会去“欧洲的脉搏”宣传会。这些支持欧洲的行动如今越来越多,我觉得它们非常重要。”

记录:Helen Sibum

© www.deutschland.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