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非洲缔结面向未来的协议

德国和二十国集团通过新的计划看重非洲经济以及与非洲的新型伙伴关系。

Victoria Ataa坐在一颗腰果树下,在烈日炎炎的正午,树荫抛下了一片阴凉。“这些树改变了我的生活,它们把我变成了一个幸福的女人。”腰果使这位农民摆脱了贫困。自从世界范围内对这种可口的果核需求不断增长以来,Victoria Ataa的经济状况也蒸蒸日上。这位45岁的加纳女性是数千万非洲人的一员,他们渴望更加美好的未来前景。而这一愿景也恰逢其时:非洲大陆2017年处于全球日程的中心。欧盟希望在欧盟-非洲峰会上达成新的伙伴关系协议,同时,非洲也是德国2017年担任二十国集团主席国期间的重点。新的伙伴关系的支柱之一,即二十国集团财政部分所含的“与非洲缔约”倡议,将由德国联邦财政部(BMF)负责协调,目的在于加强非洲的私人投资。“与非洲缔约”倡议着眼长远,对所有致力于可持续地改善私人投资环境的非洲国家开放。这一倡议在很多国家引起了兴趣,尤其是科特迪瓦、摩洛哥、卢旺达、塞内加尔和突尼斯。这些国家已经参加了今年年初在巴登-巴登举行的二十国集团成员国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组成了所谓的“C-5”即“缔约国”的第一个小组。
2017年年初,德国联邦经济合作和发展部(BMZ)也发布了自己的“非洲马歇尔计划”要点文件。这一计划借用了传奇的“马歇尔计划”之名。在以当时的美国国务卿乔治·马歇尔命名的倡议中,共有130亿美元于1948年至1952年间流入被战争摧毁而奄奄一息的战后欧洲。马歇尔计划吹响了西欧经济长期持续增长的号角,被认为是最成功的发展规划。“我们把要点文件称为 ‘非洲马歇尔计划’,是为了凸显必须付出的努力。这个马歇尔计划不能像当初的马歇尔计划那样只是经济的资助计划,而应该首先是经济动员计划”,发展部部长Müller说。“非洲马歇尔计划”不仅标志着新的开端,也应该建立一种与非洲合作的新型方式。“我们想远离以前的施舍方-接受方思维,与非洲需要一种平等的经济合作。我们想要一种以双方利益和意愿为基础的合作。”私人经济投资应该为非洲带来工作机会和前景,长远看来也是与产生难民的原因作斗争。“我们希望为非洲面临的挑战找到适合非洲的解决方案”,非洲马歇尔计划中如此写道。
德国联邦经济合作和发展部开始为非洲马歇尔计划出资3亿欧元。通过非洲国家与欧洲国家之间的公平贸易、逐渐增多的欧洲投资,更通过非洲国家自身的努力,创造就业机会、消灭贫困、保障或缔造和平可得以实现。同时,德国企业也应该从该倡议中获益。
这究竟应该如何实现,可以从德国的烘焙食品商Intersnack的故事中体现出来:从前,这家企业很难购买到非洲的优质腰果。而同时,非洲的腰果烂在地里。加纳人的食谱里根本没有腰果——对于Victoria Atta这样的人来说,他们无法想象为什么万里之外的科隆会有人花大价钱买这个东西。
为了避免出现供货问题,Intersnack于2010年加入了“有竞争力的腰果”倡议。受德国联邦经济合作和发展部、比尔·盖茨和梅琳达·盖茨(Bill & Melinda Gates)基金会以及其他30多家对可靠的腰果供应链感兴趣的企业的委托,德国国际合作机构(GIZ)在贝宁、布基纳法索、科特迪瓦、加纳和莫桑比克等国实施了这一项目,项目额近5000万欧元,该项目关注整个价值创造链。通过培训和咨询措施,腰果的产量得以提高,加工水平得以改善,市场营销更为专业化,出口额增高。迄今为止,参与项目的国家有40多万农民从该项目受益,很多人的腰果收入翻了一番。
德国发展部尤其与科特迪瓦、突尼斯和加纳进行密切合作。这三个国家被认为是“改革冠军”,因为它们致力于民主、人权、教育、平权、打击腐败,以及发展经济。在这三个国家中,未来的经济发展将有各自的重点。
德国经济非洲协会(AV)认为非洲马歇尔计划有积极的做法。“如果与非洲缔结的面向未来的协议中所宣布的手段能够逐步具体化,并且得以落实,那么这对于可持续发展以及更多的企业介入而言是重要的步骤”,德国经济非洲协会总经理Christoph Kannengießer说。从中长期来看,德国企业也有机会。“新的建设项目如道路、铁路、机场、港口和发电站建设为德国中型企业提供了机会”,Kannengießer说。
非洲也面临人口的挑战。专家估计,非洲的人口将在2050年之前翻一番,预计增长到24亿。以此为背景,粮食供应安全问题、能源供应问题、资源保护问题,尤其是劳动力市场形势问题愈发重要。“从长期来看,工作岗位只能产生于私营经济。所以非洲不需要更多的补贴,而需要更多的私人投资”,这是“非洲马歇尔计划”对这一问题的看法。
为此,非洲国家必须创造安全而有吸引力的投资气氛,打击腐败,制止非法的金融往来,并以“良治”赢得信心。欧洲国家和企业应该通过创新和专业知识帮助把“非洲挑战”转变为“非洲机遇”。“增长最快的20个国民经济体中约有一半是非洲国家。我们必须利用并且扩大这一潜力”,Kannengießer说。
如何能做到这一点,软件公司HSH是一个好例子。这家来自勃兰登堡的企业已经在非洲开拓了5年。在南非、加纳、尼日利亚、民主刚果共和国的办公室里,都有4个德国软件专家加上10个来自其他国家、主要是非洲国家的软件专家在工作。他们为政府和行政管理部门开发软件——很多部门在录入信息时倚重HSH提供的解决方案。“非洲也在进行数字化管理。我们可以带来我们的经验”, 经理Stephan Hauber先生说。“谁有创造力,尊重他人,有耐心,谁就能创造双赢的合作局面。我们未来还要在非洲投资。”
即使是农妇Victoria Ataa的腰果也马上能在非洲加工了。在离她腰果地几个小时货车车程的地方,一家丹麦投资商投资了数百万欧元建厂,能够收购数万农民的腰果收成。非洲协会希望,不就也会有德国企业步丹麦投资者后尘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