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外交

在日内瓦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德国致力于全世界范围的人权保护。

Coffrini/AFP/Getty Images

在日内瓦灰色天空里总还是有一个友好的彩色圆点:人们在很大程度上可以看见,联合国的浅蓝色旗帜飘扬在万国宫即联合国位于欧洲的总部的屋顶上。人们的视线从环抱着雄伟的国际联盟大楼的亚丽安娜公园出发,越过日内瓦湖,直到法国境内的阿尔卑斯山脉。但是,这一天一块雾布遮住了全景。时髦的日内瓦似乎有点暂时陷入了冬眠之中。这对于这座银行、钟表和世界政治之都而言是不同寻常的。

 

世界政治,这乍一听来让人更多想到的是华盛顿、伦敦或柏林,而较少会有人想到日内瓦。但是,恰恰在这里,1920年时建立了国际联盟,1945年从中产生了联合国。如今,这座瑞士第二大城市是纽约之外最重要的联合国驻地以及全球合作的一个重要场所。20多个国际组织的驻地在这里,其中包括世界贸易组织、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和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此外还有约160个国家的使团或代表处以及众多非政府组织。若想要更多的国际性,已几无可能。

 

外交枢纽是联合国广场。这里矗立着“跛脚椅”。它的外观让人不知所措:它的四只脚中有一只是残疾的。瑞士艺术家Daniel Berset设计了这个巨大的雕塑,作为对地雷牺牲者的纪念碑。而且,也是对全世界各个国家的一项要求,在它们同杀伤性地雷作斗争的努力上不能有所松懈。这个截肢椅子的象征力也要辐射到和平大道的另一边,即指向联合国总入口和193个国家,各国国旗引导着通向万国宫之路。尤其是当涉及人道援助、裁军和人权等问题时,日内瓦及其各个联合国委员会是一个重要的论坛。来自全世界的外交官和政府代表以及国际组织的工作人员每年在万国宫的建筑群里参加9000多次会议。但是,现在人们对此毫无察觉,大型会议厅都空无一人。外交的寂静?

 

不要被外部印象迷惑了。在幕后正如火如荼进行着人权理事会第22次会议的筹备工作。该理事会是联合国负责人权问题的中心机构。2006年它在当时的联合国秘书长Kofi Annan(科菲·安南)的倡议下建立,目的是增强联合国的人权政策,它取代了原先的人权委员会。该理事会向联合国提供咨询意见,并拥有处理人权破坏情况的全面授权。在一个被称作“普遍周期性国家审查”的特别程序里,该理事会例如每四年审查每个联合国成员国的人权状况。该理事会的47个成员国每年在一个特别的大厅里正式召开为期10周的会议:在这个大厅的天花板上呈现的是西班牙人Miquel Barceló的一件巨大的当代艺术作品:在100平米的面积上,它把穹顶变成了彩色的海洋,而且带有波浪,它们像钟乳石那样从天花板悬挂下来。在最近2013年2月底的会议周期的开幕式上,德国国家元首即联邦总统约阿希姆·高克将在那里发表演讲。

 

人权议题以及日内瓦人权理事会的工作是德国外交政策议程上的一个重点。这是因为德国从2013年初开始再次成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成员,任期三年。2006年至2009年期间德国就曾是该理事会成员。德国再次竞选该理事会在全世界范围得到了大力支持。该理事会的席位分配是按照地区比例代表制。每年各有三分之一成员要重新选举产生,任期三年。德国是理事会中目前9个欧盟国家之一,属于所谓的“西方小组”。2012年11月在纽约的表决中,193个联合国成员国中有127个投票支持德国。

 

“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表决结果”,Hanns Heinrich Schumacher对于这一信任证明如是说。这位外交官是德国大使以及日内瓦联合国德国常设代表处主任。与他在其办公室里进行交谈时,他坐在一只黑色的皮沙发里。“德国在国际范围取得了良好声誉,并被看作诚实的中介人”,他如此描述其他国家对德国人权政策的赞许。

 

Gerald Staberock也认为,德国被选入人权理事会并承担责任,这是一个良好的信号。这位德国人是位于日内瓦的“世界反酷刑组织”这一国际网络的秘书长,他从非政府组织视角看人权理事会的工作完全是带着批评眼光。但是,Staberock也把他的组织看作伙伴。“需要各个国家与各种非政府组织之间的合作。”借助于外交部人权基金提供的资金,他的组织在突尼斯开设了一个办公室,以便支持人权捍卫者并记录酷刑案例。那么,这位法学家对德国在人权理事会的参与协作有何期待呢?“我希望德国能够在有争议的问题上更有所作为。”

 

Schumacher大使解释说,德国在人权理事会的努力主要集中在三大问题上:获取水和卫生服务的权利、获得适当居住条件的权利以及同人口贩卖做斗争。“水和居住的主题是有尊严的生活的两个基本组成部分”,这位德国大使强调,“我们想突出它们的普遍意义”。最好能就此通过一个联合国的政治决议。通向决议之路,往往要经过与其他国家的密集的讨论与磋商,在此过程中,要克服不同的设想以及利益冲突。更有希望取得成功的是跨地区的倡议行动,这位此前在曼谷、巴格达、赫尔辛基和温得和克代表德国利益的外交官强调说。这一策略在获得水供给的权利上就很直观:在此,德国与“蓝色团体”一起建立了一个目前由11个国家组成的支持者圈,它负责推动获得水供给权利的实施。而且,在同人口贩卖做斗争方面,菲律宾成为了德国的同盟,德国或许能与它一起说服其他国家支持德国与菲律宾的共同立场,并倡议通过一个决议。

 

尽管如此,Schumacher大使仍然是现实主义者:“人权理事会中的讨论是一个过程,始终会有新挑战”。理事会工作的困难尤其在于,从世界危机地区几乎都会传来新的侵害人权的事件。为此,Schumacher大使认为,尽可能多的国家团结协力是至关重要的:支持者越多,理事会的道德权威就越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