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柏林墙的德国

总结:30年内诸事已成常态,但差异依旧

如今柏林墙已是一个旅游景点。
如今柏林墙已是一个旅游景点。 dpa

在分隔东西德的柏林墙倒塌的最初几个月内,狂喜的氛围让大多数观察者都将两德合并及两国经济体制的融合想象得过于简单。实际上,两德统一是一条漫长而艰难的道路,时至今日德国依然没有完成这一任务。起初大家低估了统一过程中的经济问题,这主要是因为过高估计了前东德的经济实力。之后大家又对前东德国家体系给人们思想上留下的深刻烙印没有给与足够的重视,在新开端的魔力光环消逝后,怀旧情绪在很多前东德民众中蔓延开来。前东德垮台后,很多人前半生的成绩被全盘否定,由此产生的不满情绪直到今天上面仍没给出答案。柏林墙倒塌后的30年,两德合并后的物质问题已很大程度得到解决,但社会思想和政治文化上的差异仍然存在。

Herfried Münkler:“思想上的差异仍然存在。”
Herfried Münkler:“思想上的差异仍然存在。” dpa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即便不是永远,大家可能都必须接受这一差异化的现实;毕竟在老联邦州(在前西德也是),南北在基本政治观点上也存在巨大差异。从这个角度看,东德民众只是以持第三种观点的人加入进来。这也是很多以平常心看待统一后德国的人们的看法,他们不会着迷般地一直盯着由民意测试机构不断公布的东西德差异图。德国作为一个很晚才步入民族国家行列的一员,从来都是一个有着强烈地域特征的国家。这点在目前不会改变。

德国从来都是一个有着强烈地域特征的国家

Herfried Münkler, 政治学家

即使东德人的批判移民的,有时甚至是排外的态度(特别是反伊斯兰的态度)进入了德国选民的政治意见光谱和选举行为,这也绝不会使德国在欧洲成为异类国家;更准确地说,应该是德国人对右翼民粹党派和运动的倾向是符合欧洲整体发展趋势的,但德国各地的右翼民粹分子都未能进入政府。虽然德国的政治稳定性减弱,未来政府组阁难度可能会增加,但德国依然按照欧洲标准恢复了国家常态化。

曾经的边境是令人恐惧的:“马林博恩旁的跨境高速公路”。
曾经的边境是令人恐惧的:“马林博恩旁的跨境高速公路”。
dpa

然而,统一后明显得到改变的是德国在欧盟内部所占的经济比重和政治责任。如果说以前法国、意大利和英国在经济和人口方面的数据和前西德持平的话,1990年后的景象就大有不同:如今德国已是欧盟内部人口最多的成员国,且经济实力也远超其他国家。对于其影响力的增长,联邦政府也是秉持克制的态度,并将其在欧盟的新角色定位为更多责任的承担者,而非拥有更强执行力的成员。这点在可预见的未来不会改变,即使德国在以后的几年将会被很多成员国要求在欧洲外交和安全政策上参与更多事务。

作者Herfried Münkler教授是德国最重要的政治学家。 2018年10月退休前,他在柏林洪堡大学任教。

You would like to receive regular information about Germany?
Subscrib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