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极为重要的论坛”

就中国杭州G20峰会向德国全球和区域研究中心(GIGA)主任Amrita Narlikar(阿姆瑞塔·纳里卡)教授提出四个问题

Frank Eberhard/GIGA - Amrita Narlikar

Narlikar教授,9月4日和5日,G20代表将在中国齐聚一堂。对于世界秩序政策的呼声日益高涨,由此而来的问题是,在这一问题上G20是否是一个合适的论坛?

在我看来,G20甚至堪称是极为重要的论坛,因为它将有利于促进全球层面的合作。为寻求当代复杂问题的解决方案,全球最大的各个国民经济体的国家和政府首脑必须定期会晤,这是必不可少的。G20的重要性,例如就体现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后续影响上。这次危机本来很容易发展为全球经济危机,就像1929年的情形一样:当时,“大衰退”带来的经济动荡贯穿了整个三十年代。这次之所以能逃过一劫,一个决定性的原因就是G20。它为全球最大的各个国民经济体提供了合适的论坛,使它们得以走到一起,协调行动,改善金融市场监管,改革金融服务行业,尤其是避免了任何以邻为壑的政策,而后者正是1929年使全球经济危机显著恶化的原因。

当前的重大议题有哪些?

当然,世界经济在当前也仍面临极大的挑战 -- 这一点只要看看世贸组织多哈回合的相关谈判陷入何等无望的僵局,就很清楚了。还有对世界贸易的质疑声也正甚嚣尘上 -- 它反映出对于全球化的抗拒正在增长;它席卷了一个又一个的国民经济体,虽然统计资料显示,全球化对各国带来的利益是巨大的。而英国脱欧在我看来也是对全球化的一种反弹。难民危机虽大部分由欧洲承担,但它同时也是一个全球性议题,需要全球性的解决方案。这一切都是非常棘手的问题,没有一个国家有意愿或能力去独自应对。而正是因此,各大重要的经济体,也就是最重要的工业国家和新兴国家的最高领导人必须走到一起,讨论可行的解决方案。

不过,我认为必须顾及两个保留条件。首先,G20经常被 -- 不正确地 -- 视为联合国、世贸组织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国际组织的代表或替代物。这绝不是这么一回事,也不应是这样的。此类误解隐含的风险是,会令人对G20抱有不切实际的期望,使其担负起实际上无法完成的使命,同时也会给其合法性和问责制带来一定问题。G20不是国际组织,但它可以就所拟定和提出的建议划定重点,而后由相关国际组织谈判商定,达成可行的一致做法。

其次,G20是全球最大国民经济体领导层面的论坛。但它还不止于此,还有更多伴生的进程,例如有G20国家智库和研究机构组成的T20,还有公民社会代表组成的C20等,它们都是G20可以利用的有价值的潜在资源。此外它们也是重要的联系路径,使各国的国家和政府首脑得以与其不同的利益相关者相联结。一旦运作良好,它们一方面可以提出应对国际问题的创新思路,另一方面也可使这些解决方案具有合法性,并参与其中。为使G20的潜力得到真正充分发挥,领导层面和其他进程参与者之间的有效耦合机制不可或缺。

工业国家和新兴国家的利益并非完全一致。如何促使二者合作?

这要视具体问题而定。并非每个议题都是零和游戏,也就是说,工业国家得益,并不一定是以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国家的损失为代价,反之亦然。我们也可以发展相应的谈判策略和回报结构,变零和游戏为正和游戏。有时候,对出局标准的认识与考虑非常重要:一些议题中存在极为深刻的、原则性的冲突,鸿沟无法逾越,一致意见不可能达成,以致谈判主持者必须做出决定,该议题是否还应当存在于议程中。但幸运的是,G20所讨论的许多问题并不属于第三类根本冲突,而是归属前两类。这两类的议题,诸如贸易、金融市场监管、气候变化及其后果的遏制、可持续发展,都应当完全有可能在经济发达国家和新兴国家之间达成一致,尤其是在像G20这样的环境中。

在您看来,德国在这一国际进程中起到怎样的作用?

德国能够、也应当起到关键性的作用。下一次G20峰会将于2017年在汉堡举办,也就是说,德国现在就必须积极参与这次中国峰会的议程制定,把所讨论的议题继续带到汉堡峰会,并共同规划今后的峰会。我想,德国在谈判桌上的份量是很有说服力的。它不仅是一个重要的国民经济体,也是公认的高效而可靠的谈判主持者,正如在伊朗谈判中所表现出来的那样。此外还有一些重大机遇也正在开启,例如关于可持续发展的2030议程,就是一个众所周知德国长久以来所关切的、同时也是长久以来所致力的议题。毫无疑问,德国在G20进程的框架内可以发挥许多好的影响,而在世界当前亟需德国这样的倡议者和领导角色的情况下,这一点显得尤为重要。

G20峰会,2016年9月4日至5日,中国杭州

www.giga-hamburg.de

© www.deutschland.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