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于和平

承担联合国的责任是德国外交固定的组成部分。

2015年,联合国庆祝成立70周年。在1945年《联合国宪章》序言中,成员国坚定地宣布,不仅要保护世界和平与国际安全,而且还要促进各国人民的经济与社会进步。与之相应,如今这一国际性组织的主要任务既包括保障可持续发展,保护人权,也包括加强国际法和实施人道主义救援。鉴于面临的挑战与日俱增,联合国正日益陷入压力和批评之中。人们通常指责联合国过于笨重,执行力不强。但是,没有哪个其他的国际组织拥有类似的全球性广度和主题跨度以及合法性。《联合国宪章》确立了国际社会的普世性价值观和共生的核心原则,目前已经有193个国家加入联合国,承担国际法义务,遵守这些原则。

 

1973年,联邦德国和民主德国成为联合国完全资格成员国。联邦德国很长时间里在这个国际组织中并没有发挥更大的政治作用。然而,随着1990年的重新统一,德国强调愿意承担更多国际责任。此后不久,德国首次表达了寻求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愿望。自此之后,联合国工作成为德国外交政策的核心要素。

 

如今,德国是继美国和日本之后联合国常规预算的第三大会费缴纳国,每年缴纳1.9亿美元,此外德国还承担和平使命的开支以及用于联合国体系内其他机构的义务性和志愿性开支。德国联合国政策的定位是不仅仅努力涵盖联合国所有行动领域,而且联邦政府更多关注持久地继续发展联合国的组织结构。

 

德国也通过提供单项维和使命的人员和物资支持,为保障和平做出重要贡献。2015年初,有大约5000名联邦国防军官兵以及300多名警务人员参加了国际行动,重点是北约和欧盟在阿富汗、巴尔干和非洲之角的联合国授权行动。现在又增加了叙利亚行动,该行动只间接得到联合国决议的支持。 德国政府为联合国领导下例如在黎巴嫩和苏丹的蓝盔行动提供的人员要少一些,主要任务是改善和平行动人员的培训。

 

从组织机构而言,保护和平与安全首先是安理会的职责所在。2011及2012年,德国在这一机构中已经第五次担任非常任理事国。在安理会的职责以外,德国外交部也致力于联合国安理会议程中所反映的许多挑战。德国是与伊朗核争端谈判中的核心谈判者之一,德国联合国政策的一项长期计划是改革安理会,甚至作为常任理事国进入这一机构。德国政府与巴西、印度和日本密切协商,寻求实现这一目标,从一般意义上来说,其主要内容是通过扩大安理会成员国圈子使其更具有代表性。

 

在可持续发展领域的首要关注点是2015年9月通过的《2030议程》,它包含了全球可持续发展的17个目标,德国已经深入参与了前期工作。德国另一个联合国政策的传统主题是保护人权。2013年至2015年德国已经是再度担任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国,该理事会自2006年起才设立。德国人权政策的主题范围和它的发展援助政策一样广泛,这两个领域本来就密切相关。例如,德国和西班牙共同致力于获得清洁饮用水及卫生供应的人权。其他的行动领域还有保护武装冲突地区的儿童、废除死刑、反对酷刑以及帮助残疾人。德国眼下正与巴西共同执行的一个项目是保护数字时代的隐私权,在两国共同倡议下,联合国自2013年起加强了对大规模窃取个人数据问题的关注。

 

人们时而会忽视的一点是,德国也是联合国体系的东道国。目前联合国有28个办事处设在德国城市中,其中心是2006年开始运作的波恩联合国城,它首先是作为可持续领域的所在地(参见第81页)建设的,那里目前有19家机构。其他的联合国机构坐落在柏林、德累斯顿、美因河畔法兰克福、汉堡和纽伦堡。德国政府宣布的目标是,未来将德国发展成为更具吸引力的国际机构和非政府组织区位。

 

联合国机构每天都在完成十分有价值的工作,但可观察到的一点是,各国在应对更高层面的政治问题时,总是不断采用其他一些合作机制,例如八国峰会和二十国集团这样的非正式集团,在此类论坛中探讨联合国框架下显然无法解决的问题。这有时也许是实现全球治理的有效途径。当然,只要涉及到在国际上运用权力的合法性,联合国、尤其是联合国安理会是不可替代的。正因如此,德国更要继续投资这些组织机构的发展。▪

 

Christian Schaller(克里斯蒂安·沙尔乐)博士是德国科学与政治基金会(SWP, 德国国际政治与安全研究所)全球问题研究室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