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如此应对危机

联网、快速、全天候:联邦外交部危机应对中心主任Frank Hartmann讲解他和他的团队如何工作。

Frank Hartmann领导者危机应对中心的团队。
Frank Hartmann领导者危机应对中心的团队。 picture alliance/dpa

在柏林德国外交部的地下室--曾经的帝国银行总部,一扇装甲保险库门后,9个挂钟显示着当前全球各地的世界时间,从华盛顿到莫斯科,从柏林到巴格达,从大马士革到马尼拉。在外交部的危机应对中心,时间是关键。无论是自然灾害、飞机失事还是全球疫情--只要世界上发生了同样可能危及德国人的事情,外交部的工作人员就会在这里采取行动。Frank Hartmann 是外交部危机专员,他在访谈中告诉我们什么事关重大。

Hartmann先生,外交部危机应对中心的任务是什么?
我们的主要任务是援助世界上任何地方处于危机中的德国公民。我们负责旅行与安全提示,并负责领导联邦政府海外局势危机小组。此外,我们目前还参与联邦内政部和联邦卫生部的新冠疫情危机小组。危机应对中心共有员工约40人,其中包括外交部的固定员工以及其他部委和联邦部门的联络官。

您能否带领我们在线参观一下危机应对中心?
发生严重危机时,危机处理人员会聚集在我们所谓的仓库,也就是危机小组的行动中心。例如,急发危机的极端情况下,德国公民如需要疏散,我们就在这里策划行动并且与联邦国防部、联邦国防军、航空公司甚至联邦刑警局沟通。然后是局势判断中心,这是个较小却重要的单位,每周7每天24小时有人值,负责外交部的所有危机通信。还有危机应对中心的保密会议室,一个防窃听间,我领导的联邦政府危机处理小组在这里开会。

因此,当我们遇到严重危机情况时,例如过去在马里、委内瑞拉或当前在缅甸,我们会在那里与所有政府机构的代表会面,并与大使馆或在该国的相关合作伙伴联络,以了解局势,并就我们能够提供的支持提出建议。

那些合作伙伴是谁
在国外发生危机时,第一联系人当然是德国驻外使团,即大使馆。我们一起努力厘清情况,比如,当前有多少德国人在缅甸?有多少人想出境?我们是否必须发出离境特别建议?我们必须基于安全形势提出离境建议吗?为此,我们会根据形势和当地所有重要的机构保持联系,比如在与有发展合作关系的国家联系时还会与联邦经济合作与发展部、德国国际合作机构(GIZ)及其他组织保持联系。

你们在新冠疫情中的任务是什么?
过去一年,我们在这里的工作得到了多方面的展。一方面,我们协调了20203月的大型撤侨行动,将60个国家的24万名德国游客带回德国,其中有7500人来自欧洲其他国家,3500人来自欧洲以外的国家。另一方面,我们发布了全球旅行警告。随后是第二阶段:通过轮换和补给飞行维持海外使团的运作。第三阶段,我们还参与国家危机管理。我代表外交部参加联邦内政部和卫生部的危机小组。此外,我们还为确定风险地区提供支撑。最近增加的一项工作内容是为危机地区海外使团的外派工作人进行的疫苗接种提供后勤支助。

您从哪里获取信息?
最重要的合作伙伴还是驻外使团,特别是在评估风险地区方面,这些使团为我们提供评估报告,如各国卫生系统的配备情况、数据的可靠性以及疫情的总体发展情况等。然后,这些评估意见被纳入联邦卫生部、联邦内政部以及罗伯特·科赫研究所共同撰写的危机地区评估报告中。

国际合作如何开展的呢
我们与众多伙伴国家的危机应对中心合作。我们还与欧盟协调。比如我们在某个国家的使团力量可能不如法国或英国那么强,就会他们讨论:你们如何评估当地情况?情况有多危险?你们你们的国民做些什么?在撤侨方面,我们也互相支持,比如去年的游客撤离行动,我们还撤回了其他欧洲人。我们的合作伙伴在他们代表较强的国家也会为我们做这些工作。所以说,国际合作在危机中非常重要,互助方式是有既定程序

您经历过很多危机,是什么让新冠危机如此不同?
这是一个慢性的全球性危机局势,我们以前从未经历过。我们一般处理急性危机情况,无论是政治危机,还是事故如飞机失事等,这些在空间和时间上都是有限的。而新冠疫情影响到每个人。我至今仍清楚记得2020313日的这个“黑色星期五”,几乎所有的国际空中交通突然崩溃,是对外交部和其他国际主管部门运作能力的考验,是一难以置信的挑战。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外交使团和国际合作体系如何能发挥作用?

 成功了吗?
我们通过了考验。交流都成功地搬到了线上,我们达成了一种让各使馆即使在困难的危机国家也能继续运作的工作方式。不过,从长远来看,我们仍需要在实地体现存在,外交需要直接的往的

© www.deutschland.de

You would like to receive regular information about Germany? Subscrib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