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海浅滩找到幸福感

“现在我知道我想在大学学习什么专业了”:年轻人讲述生态志愿年如何改变了他们的生活。

生态志愿年:在自然中学会生活
生态志愿年:在自然中学会生活 Edler von Rabenstein/stock.adobe.com
Héloïse Ficara
Héloïse Ficara (22岁)

作为法国的伊拉斯谟项目学生,我在帕绍大学传播学本科学习快结束的时候,本来打算回巴黎。后来我偶然在环境与自然保护联盟(BUND)那里看到了德法生态年的广告,于是想在德国多待一段时间,从事环保工作。在莱茵兰-普法尔茨州的BUND办事处,我了解了很多关于农业产业、能源转型和野生蜜蜂保护的知识。我在那里还学会了流利的德语。

Jan Allnoch
Jan Allnoch (19岁)

因为不知道高中毕业考试后想干什么,所以我决定在萨克森州施维茨鸟类保护观察台参与生态志愿年。现在我知道我想在大学学习自然保护和景观设计专业。上大学前先从事一段时间的实践工作,而不是高中一毕业就直接上大学,这是非常有优势的。

每个人都有参与构建世界的机会和义务。

来自美国的Jontyler Hartman在德国经历了生态志愿年
Helma Mensing
Helma Mensing (23岁)

我在媒体和传播设计专业高中毕业后就知道我在这一行不会找到幸福感,于是开始寻找其他选项。我在圣佩特尔-奥尔丁格北海浅滩的保护站参与了生态志愿年,从中了解了很多关于北海浅滩自然的知识,并发现了自己对鸟类学的兴趣。在给别人做向导的过程中,我学会了在很多人面前讲话。

Saskia Bohn
Saskia Bohn (18岁)

在一段较长的时间内每周工作40小时,了解某一机构的工作步骤,就凭这个经历,志愿服务工作就是值得的。虽然我以为自己在中学时就已经在团队工作方面学会了很多,但是在萨克森Ergo环境研究所的项目让我积累了很多宝贵的经验,特别是在沟通和组织能力方面。

Jontyler Hartman
Jontyler Hartman (22岁)

可持续发展和环保意识在我美国的家中没有什么重要性。那里很多人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会产生哪些后果。他们喝小塑料瓶装水,虽然自来水的品质是一样的;全年365天一直开冷气或暖气;从来不过问餐桌上的食物来自哪里。我从我在柏林可再生能源署参与生态志愿年的经历中学到的最重要的能力是提出批判性的问题。每个人都有参与构建世界的机会和义务。

© www.deutschland.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