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希望引起共鸣”

法兰克福犹太博物馆馆长Mirjam Wenzel谈数字服务和面向未来的博物馆工作。

Mirjam Wenzel:“关注完全不同的目标群体”
Mirjam Wenzel:“关注完全不同的目标群体” Jüdisches Museum Frankfurt

法兰克福犹太博物馆是德国历史最悠久的市立犹太博物馆,经过全面整修与扩充于202010月重新开放。

Wenzel教授女士,像法兰克福犹太博物馆这样的机构,在记忆和传播的张力场中能为当下做些什么?
我们的座右铭是“我们就当下”。我们用个人的故事讲述历史,同时始终着眼于当下。我们希望触动人们,促使他们思考并产生共鸣,从而使多元化的犹太体验更贴近参观者。在国际上,我们的目标群体非常多样,从讲英语的“犹太遗产之旅”团队到日本游客。我们希望今后能更好地与日本游客对接,也是因为日本人对来自法兰克福的Anne Frank安妮·弗兰克)很感兴趣。她一家的历史呈现在我们的长期展览中。

不久前您曾把法兰克福犹太博物馆称为“后数字时代博物馆”,这是什么意思?
我使用“后数字”这个词,是为了强调数字化对我们彼此互动的影响,并将博物馆视为一个社交地点。我认为,将数字空间理解为我们现实生活的一部分,并在博物馆中建立互联网与物质世界之间的联系是非常重要的。例如我们正是为此开发了“Museum To Go”(随身博物馆)这款应用。参观者进馆时获得一个书签,借助这个书签可在我们长期展览的各个互动站点汇集影片、展品和信息,而后随时随地均可凭个人访问代码在网站上观看。

身为博物馆馆长和教授,您经常与年轻人合作,他们离纳粹浩劫的历史已经有相当的距离了。这对你的工作意味着什么?
在犹太人的家庭中,纳粹浩劫无论对于哪一代人都记忆犹新。而对于德国家庭来说,纳粹时代仅仅是上上一代的经历,他们的感受就不会那么强烈 -- 他们更愿意把历史视为过往。不过,也有不少德国年轻人希望以负责任的态度对待纳粹浩劫和犹太历史。接触年轻人对我来说特别重要。在我们的工作中,我们反思犹太人过去和现在的经历,同时也希望塑造未来。一个博物馆只有与年轻人对话,才能发展其与未来的联系。

© www.deutschland.de

You would like to receive regular information about Germany? Subscrib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