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太空克服地球的问题

欧洲在太空的角色:欧洲航天局(ESA)局长Jan Wörner(扬·沃尔纳)谈危险的太阳风暴以及我们的日常生活如何有赖于航天。

Jan Wörner自2015年起任欧洲航天局局长。
Jan Wörner自2015年起任欧洲航天局局长。 dpa

Wörner教授,欧洲航天局,简称ESA,在国际航空事业中发挥怎样的作用?
单从预算来看,欧洲在全球仅次于美国居第二位。欧洲航天局拥有良好的国际网络。我们有许多超出欧洲范围的项目,与世界各地的伙伴开展合作。我认为这很重要,尤其是面对地球上的政治分歧时。我们可以通过航天来克服这些地球上的问题。

未来德国希望为欧洲航天局作出怎样的贡献?
德国在载人航天和地球观测方面一直都很强,在全球处于领先地位。我认为,德国未来也将在这两个领域发挥巨大作用。

欧洲航天局目前正在从事哪些项目?
我们制定了一份太空安全计划。它包括三个方面:第一,太空垃圾的处置;第二,在紧急情况下防止小行星撞击地球;第三,可以预测强烈太阳风暴的预警系统。不断有太阳风暴在地球上以极光的形式呈现。如果它们特别强烈,就有可能使供电系统瘫痪。在如今的数字社会,如果地球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遭受了这样的太阳风暴,将是毁灭性的。因此,建立一个预警系统是非常重要的。

对欧洲来说,航天有多重要?
航天已经进入民众的日常生活。无论是电信、导航还是银行转账,这一切都是通过卫星完成的。在灾难救援中,一部分组织工作也要依靠太空观测。因此,强大的航天对我们现代社会而言是非常重要的。

在德国,出现了建立太空港的想法。您认为这有必要吗?
我们需要在欧洲拥有能畅通无阻进入太空的通道。除了开发更大的火箭,小型火箭也越来越多。德国在这一领域十分活跃。为此,并不需要像法属圭亚那那样的大型太空港。我认为未来航天将用于商业目的,因此我也理解,为何德国工业界想要拥有自己的太空通道。

欧洲航天局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在我看来,最大的挑战是如何使今天的欧洲航天局转型成未来的欧洲航天局。许多人认为“新空间”(New Space)主要指的是从大型航天局到小型企业的职能转移。如果问这些企业,什么是“新空间”,它们会说:降低成本、商业化、创新(比如使用人工智能)、便捷性和灵活性。航天局必须能够做到这一点。在这个意义上,我想要对欧洲航天局实施转型,以便我们将来能够担当新的角色。它将不仅是传统的研发机构,而且也服务于合作伙伴及工业客户。

Jan Wörner1954年出生于卡塞尔。他曾攻读土木工程,并在达姆施塔特工业大学担任教授多年。20072015年,他执掌德国航空航天中心(DLR,并从2015年起担任欧洲航天局局长。

You would like to receive regular information about Germany? Subscrib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