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代坚定的欧洲人”

来自耶拿的35岁的Johannes Trommer负责在德国照看国际伊拉斯谟大学生。他说:“去当地体验大家是如何从一个开放的欧洲中获益,是最好的办法。”

Martin Jehnichen - Johannes Trommer

“我在大学学业早期就在耶拿弗里德里希-席勒大学认识了来自许多国家的伊拉斯谟大学生。那是我与其他国家的欧洲人的首次接触!其后我就确定,我想去参加一次海外游学。在政治学专业的学习中,我们每天在研究其他国家,分析它们的异同性以及相互间的关系。所以我们得知道,我们谈论的对象究竟是怎样的。没有什么能替代在其他国家的生活体验。拥有了另一种看待欧洲进程的视角,我们便能更容易地去现实地评价这些议题。

如今对我而言非常重要的是推进欧洲的交流。在英国进行的脱欧投票中,我们可以看到,许多年轻人投票拥护欧洲。为了这个共同的欧洲和平工程,他们理应受到良好的教育。恰恰是年轻人必须认识到欧盟的优势,而不是轻易听信他人的观点。最好的办法就是去当地亲身体验,他们会发现,他者并不具危险性,相反,所有的人都能从一个开放的欧洲中获益。

输送更多人去海外

我的学士学位论文是研究海外经历能否改变人们对欧洲的态度。令人感兴趣的是,研究结果表明,那些例如通过伊拉斯谟+项目去海外的人已经具有拥欧态度。因此,如果我们想要让更多的人对海外游学的意义感到信服,我们就必须联系上那些可能至今还根本未听说这种可能性的人。我们必须给他们以机会,而且越早越好。

从2009年以来,我在伊拉斯谟大学生网络(ESN)框架内、在地方和全国层面积极作为,照看在德国的伊拉斯谟大学生。自从伊拉斯谟项目升级为伊拉斯谟+以后,不再只是大学生、而是也有学徒和高校职员到这里来。我们也关心这些新的目标群体,以及来自非欧盟国家的国际大学生。

欧洲大学生组织ESN如今存在于40个国家、500多座城市。我们不仅照看国际大学生,而且也致力于让更多的人去海外交流。我们想要推进残障大学生的融入,并开发了一个名为“社会伊拉斯谟”的项目,使得交流大学生在客籍国能更方便地与当地人建立文化与社会联系。如果时间允许,我想在我的职业生涯中继续从事这项活动。我希望新一代坚定的欧洲人成长起来。”

Johannes Trommer是一个坚定的欧洲人:2008/2009年,这位彼时在耶拿大学就读政治学专业的大学生获得了一份伊拉斯谟奖学金,来到意大利帕多瓦大学进行海外交流学习。2012年,他在卢森堡欧洲网络项目“欧洲校园”进行为期5个月的海外实习期间,组织了一场“为你的权利而骑行”的自行车之旅:当时,支持者与参与者们从卢森堡骑到了布鲁塞尔。这次自行车之旅旨在为大学生交流和“欧洲校园”项目做宣传。Trommer自己当年就得到了当时的欧洲流动项目“列奥纳多·达芬奇”的支持,这个项目如今被新的伊拉斯谟+项目取代了。近几年来,这位35岁的男子一直在伊拉斯谟大学生网络(ESN)中负责照看在德国的大学生。

记录:Bettina Mittelstraß

© www.deutschland.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