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而又熟悉的节日

难民在德国如何过圣诞节AhedZaza Malek告诉我们,哪些是他们熟悉的,哪些是他们想念的。

Fremdes, vertrautes Fest
dpa

德国德国人把圣灵降临节与沉思、烛光还有小饼干联系起来。那么在这里生活的难民在圣诞节期间的感受如何呢?我们采访了三位叙利亚难民。

在叙利亚没有人会想到庆祝节日,这是让人悲伤的事。

Ahed Hendi (43岁)和家人居住在柏林

“我来自阿勒颇,是化学和物理老师。这是我的三个小孩在柏林经历的第二个圣诞节。在阿勒颇大约20%的人是基督徒,他们和我们穆斯林之间的相处一直很友好。圣诞节期间,大街上张灯结彩。12月25日会放假一天,人们会去教堂,探亲访友,聚餐。我们一般都会去基督教朋友的家里喝咖啡。现在,我们在柏林也有很多熟人,比如我们的德国邻居。我送给他们四支降临节蜡烛。在叙利亚没有人会想到庆祝节日,这是让人悲伤的事,特别是对孩子来说。”

我们曾经听阿拉伯语的圣诞歌曲。

Zaza* (63岁)从叙利亚逃难到德国。

“我出生在加沙地带。2015年逃难之前,我已经在叙利亚生活了30多年。虽然我的家庭是穆斯林家庭,但是我不信教。我尊重所有宗教,但是我最信奉的是民主。在叙利亚,我总是和我的妻子还有四个孩子一起庆祝圣诞节。我们放上圣诞树,12月24日相互赠送礼物,邀请朋友--不光只有基督教朋友。我们听翻译成阿拉伯语的圣诞歌曲。我还不知道今年是否会庆祝。我在这里认识很多人,但是不和家人一起庆祝,感觉不一样。”

我没觉得这里的圣诞节和叙利亚有区别。

Malek* (16岁)只身来到德国。

“两年前我从大马士革逃难来到德国,我的父母还生活在那里。和大多数叙利亚人一样,我们是穆斯林。但是在我们住的那条街上,几乎所有邻居都是基督徒。所以我们也会庆祝圣诞节。12月24日的夜晚,我们在朋友那里度过,有小饼干、鸡肉和礼物。我没觉得德国庆祝圣诞节的方式和叙利亚有什么区别。我在柏林这里有一个辅导员,我将和她的家人一起过圣诞节。也许我会给父母寄一个包裹。”

*为化名

© www.deutschland.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