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转向的未来

能源转向将使德国成为世界上最环保、最节能的国民经济体之一。如何继续往前走?三问联邦经济和能源部长Sigmar Gabriel(西格马尔·加布里尔)。

Petair - Fotolia - The Future of the Energy Transformation

本届政府任期内的大模能源划已确定。因此今年夏季您说可以启动能源转向的下一个阶段。这下一个阶段将为能源市场带来哪些挑战?

对,我们通过《可再生能源法》《电力市场法》和《能源转向数字化法》这些法律文本把能源转向的各种松散的线索归拢到一起。这还意味着,能源转向已经与我们的电力邻国以及与欧洲委员会协调一致。因此我们拥有坚实的法律和经济基础。

在未来几年中,我们将迈向2050年这个节点。在能源经济领域,我们所做的决定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持续发挥作用,因此这些决定对2050年很重要:供暖系统通常要用20年或更久,楼房、电厂和工业设施甚至超过40年。因此本世纪20年代和30年代的投资将塑造我们在2050年时的能源系统。它应当是用可持续技术构建的。这样能避免投资的浪费,还能省去未来社会成本高昂的能源系统维修。在能源转向的下一阶段,为了这些投资决策,我们必须在气候和能源政策上做出正确的选择。

在下一个政府任期中,为了构建能源转向的下一阶段,政府方面要做哪些事?

能源转向方面的一个重要挑战是在中长期降低能源消耗。与其他国家相比,德国是将能源消耗与经济增长挂钩的先行者。然而,我们还须大大强化我们的努力。要运用哪些国家的和欧盟的手段才能实现我们的能效目标?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在几周前启动了“能源效率绿皮书”对话。另外,我们还计划在今年发起另一项对话行动,就完成电力市场2.0和进一步迈向能源市场2.0所必须要做的选择进行讨论。

各界联动,这是一个具有决定性意义的、对所有领域都很重要的话题。因为我们将越来越多地用可再生电力驱动汽车,为我们的房屋采暖,或将其用于工业生产。我们要把这个过程构建成德国大规模的现代化和投资计划。

在德国能源署(dena)召开的大会上,700名来自经济界和政界的决策者和聚在一起,就能源向的未来展开讨论。关于能源向的未来,您会向与会者提出什么问题?

我们现在在能源领域经历的一切变化中有一个能源政策上的基本问题始终未变:我们如何保障一种安全可持续、并负担得起的能源供应?因此,我希望听到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们如何能在未来,在一个可再生能源份额日增、通过数字技术互联愈来愈紧密的能源系统中保证可靠、成本低廉的能源供应。

能源署“能源转向的未来”大会,20161122日至23日于柏林

www.dena-kongress.de

© www.deutschland.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