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人们一起保护自然”

遗产景观基金(Legacy Landscapes Fund) -- Stefanie Lang(斯蒂芬妮·朗)介绍这个新的基金将如何保护世界各地的生物多样性

它也将获得帮助:非洲国家公园里的豹子
它也将获得帮助:非洲国家公园里的豹子 stuporter/AdobeStock

Stefanie Lang是新的“遗产景观基金”的负责人,该基金旨在确保对地球至关重要的物种多样性。她将谈到自然保护的重要性以及这个新基金肩负的重大任务。

Lang女士,过去,生物多样性曾经是 -- 请您原谅我的表述 -- 怪人和自然怪物的话题。为什么今天不再是这样了呢?

因为现在已经很清楚了,我们的生存需要丰富的物种多样性,这是我们面对未来的生命保险。我们需要健康的自然来应对气候变化,比如利用森林和荒野。我们需要鸟类和昆虫等物种来为世界提供食物,因为它们是重要的传粉者。这个话题早已走出小众的角落。必须如此,因为这事关一场全球危机。

遗产景观基金主管Stefanie Lang
遗产景观基金主管Stefanie Lang privat

情况有多严重?

非常严重。我们正在以难以置信的速度破坏自然,物种灭绝的速度比在没有人类影响的状况下快十倍。每11分钟就有一个动物或植物种类灭绝,每4秒钟我们就摧毁一片足球场大小的森林。新冠大流行已经令人印象深刻地表明,我们已无力承担这样的状况。

生物多样性与大流行病有什么关系?

在新出现的具有传染性的感染性疾病中,有四分之三是人畜共患病,如寨卡和埃博拉。这些感染性疾病是病毒从动物宿主跑到人身上。据世界生物多样性理事会称,哺乳动物和鸟类中还有170万种尚未被识别的病毒。人类越多入侵原始自然,破坏完整的生态系统,动物与人之间的接触就越密切。据信还存在着数十种有可能会引发大流行的病毒,所以我们所面临的危险可能比我们意识到的要严重得多。因此,不再侵入自然、砍伐森林、剥削生态系统和破坏生境,这些就变得愈发重要。

这种发展趋势还能被制止吗?

管理良好的自然保护区是减轻生物多样性损失的重要手段。但目前仅有16%的土地受到保护,这是不够的。科学家建议,应对全球30%的土地进行可持续利用或进行保护。而且现有的保护区也常常无法有效地保护自然。

印度尼西亚Gunung-Leuser国家公园的猩猩们
印度尼西亚Gunung-Leuser国家公园的猩猩们 donyanedomam/AdobeStock

这里的原因是什么

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缺乏资金。80%的生物多样性集中在20%的地球表面,其中大部分是在发展中国家,而这些国家往往没有资金来进行有效的自然保护。在那里,自然保护与健康保护、教育及粮食安全等重要任务存在竞争。如果我们在这方面提供长期的资助和规划保障,我们就可以为地球保留很大一部分生物多样性,从而在自然保护方面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这是遗产景观基金的使命吗?

这个基金曾由联邦发展部长Gerd Müller(盖德·穆勒)与来自世界各地的许多合作伙伴一起介绍给公众,它正是致力于这个方向。过去,自然保护项目通常只持续几年,人们刚刚有所期待,资助就已经结束了。这个遗产景观基金就有所不同:它将为发展中国家至少30个最重要的自然保护区提供至少为期15年的支持,每年资助100万美元。这就保证了即使整体环境艰难,自然保护区也能正常运转,像野生动物监测这样的重要任务也能继续进行。就像现在,由于新冠疫情,许多公园失去了旅游收入。

有益于自然与人的解决方案。

Stefanie Lang,遗产景观基金

自然保护与经济发展相互矛盾,这并不鲜见。您如何确保人的利益?

我们认为这一点很重要。所以这个基金的名称用了“景观”而没有用“保护区”。我们考虑得更宽泛,超出保护区的范畴。这个基金希望帮助制定有益于自然和人的长期解决方案。这些方案可能在每个国家都不尽相同,但我们的要求是,保护区周围的人们也能从中受益,在自然保护和经济利益之间实现真正的平衡:比如通过稳定的就业岗位、旅游业收入或通过对自然资源的可持续利用。我们希望与当地的合作组织共同开发这个方面,15年资助期就恰恰有利于这一点。

还有私人出资者参与其中,这是为什么?

有效的自然保护是一项巨大的任务。没有哪一个国家、哪一个基金会、哪一家企业能够单独应对这一巨大挑战。这种方法能募集更多资金,或许更重要的是,保护区真正能够获得这些资金。我们的目标是:资金会的资产总额达到10亿美元。这将使遗产景观基金成为全球自然保护领域最大的出资者。

你们为哪些地区提供资金?

我们将从7个试点地区开始:非洲4个、亚洲2个、拉丁美洲1个。它们是柬埔寨的Central Cardamom Mountains国家公园、印度尼西亚的Gunung Leuser国家公园、刚果共和国的Odzala-Kokuoa国家公园、赞比亚的North Luangwa国家公园、津巴布韦的Geonarezhou国家公园、安哥拉的Iona国家公园和玻利维亚的Madidi国家公园。我们想从这些地区开始,前提是它们能够通过我们正在进行的详细审查。

玻利维亚Madidi国家公园里的河流
玻利维亚Madidi国家公园里的河流 Matyas Rehak/AdobeStock

为什么是由德国来设立这样一个基金。由一个国际组织来做难道不是更好吗?

德国在这方面承担了责任,发挥了带头作用。为了取得长期的成功,基金必须能够建立在广泛的国际性基础上 -- 必须成长为一个全球性的工具。我们正在为此努力,与各国政府、不同的基金会和企业开展会谈,并已经有一些主要来自英美国家的重要代表参与进来。我们希望,能顺利地吸收更多人加入。

五年后这个基金将发展成什么样?

遗产景观基金将变得成熟、有行动力。而且我希望,除了纯粹资助之外,还能就可行的自然保护方案展开更丰富的讨论。我们将收集和分享知识和最佳解决方案。如果我们能做到这些,就能为保持全球生物多样性做出巨大贡献。

© www.deutschland.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