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委员Karel De Gucht(卡雷尔•德古赫特)接受《德国》杂志专访

欧盟贸易委员谈与美国签订自由贸易协定之路上的障碍与目标。

picture-alliance/dpa

DE GUCHT先生,与美国签订自由贸易协定是当务之急。什么使得它如此吸引人?

 

全世界有一半的生产和三分之一的贸易都发生在欧盟和美国之间,每天商品和服务的营业额价值20亿欧元,建立跨大西洋自由贸易区将会是划时代的,这样的协定给了我们构建未来几十年经济关系的机会。此外,在经济起伏的时代,国内生产总值大约0.5%的预期增长是相当有吸引力的!

 

谈判何时启动?

 

我们希望在今年6月底前能开始谈判,美国最希望通过一揽子整体计划,我们也想要推进并快速结束这一事宜,但最终是要正确地完成一切任务。关键是内容,不是速度。

 

跨大西洋经济关系如今已经占据世界经济的半壁江山,目前关税已经很低了,自由贸易协定可望能带来哪些其他的推动力呢?

 

的确,美欧之间的关税已经很低了,进口商品税率约为4%,但我们的贸易量实在太大,尽管关税这么低,如果完全取消关税的话,对我们的企业来说还是意味着节约了以百万计的费用,尤其考虑到大部分跨大西洋贸易都是在同一家企业内进行的。例如,汽车部件通常不仅通过大西洋运输一次,而是先作为部件,然后作为成品,以至于这里会产生两次关税成本。但我们所关注的不仅限于取消关税,在谈判中,我们必须集中关注关税区边界背后的障碍,例如不同的技术规定、标准和许可条件。一个很好的例子是美国和欧盟各自适用的汽车安全规定:虽然目标一致,但内容大相径庭。如果我们相互适应或“相互认可”标准,我们的企业就可以节省不必要的双重成本。目前由于不同的技术规定、标准和许可条件造成的成本估计相当于每件产品额外加付10-20%的关税。

 

欧洲联盟期待通过自由贸易协定,形成一个对全球贸易标准的发展产生决定性影响的经济区域。您对此是如何设想的?

 

欧盟和美国经济加起来占据全世界生产的半壁江山,这样的协定为我们打开了机遇之门,可以共同制订影响我们两大国民经济体未来经济框架条件的规定和标准。在欧盟和美国已有的基础之上建立全球标准,可以为我们的企业节约大量今天为了符合全世界各种不同标准而必须花费的资金。届时,我们也可以力争把全球适用的标准订得尽可能高一些。

 

多哈回合世界贸易自由化谈判暂且失败,您认为世界贸易的中期发展趋势如何?

 

两年前,世贸组织成员国就清楚地看到,无法将多哈回合所有要点都放到一揽子整体计划中。目前我们并没有忘记在多哈发展议程下签订最终协定的目标,但世贸组织各国部长们已经放行单个领域的谈判,成员国在今年12月第九届世贸组织部长级会议上可望达成共识,例如在减少海关行政手续方面,在所谓的“减轻贸易负担”方面,或者是在一些与农业和开发方面的事宜。因此,我们期待在今年年底的世贸组织部长级会议上可以就减轻贸易负担协议达成一致。由此产生的经济收益是巨大的,尤其对于发展中国家而言。

 

欧盟自多哈回合谈判失败以来就寄希望于双边自由贸易协定。目前已经和哪些国家签订了此类协定?哪些国家还排在议事日程上?

 

欧盟过去和现在都在与许多伙伴国进行自由贸易协定的谈判,我们认为这与持久的多边努力并不矛盾,而是相互补充。我们前不久和韩国、新加坡、哥伦比亚、秘鲁及中美洲签订了自由贸易协定,与加拿大的谈判也进展良好。我们也在与其他国家磋商,例如与印度和南方共同市场、南美自由贸易协定,接下来将与日本开展谈判。

 

最后提个个人问题。您的任期到2014年10月底,到那时自由贸易协定谈判应当已经完成了。您个人将如何规划今后两年?

 

首先我想要说,谈判不会那么简单。我们双方都必须为这一协定而努力。是的,如果我们在大约两年中就能结束的话会十分理想,但是我们的最高准则不是匆忙行事,而是达到高水平的目标。我不希望欧洲联盟参与一项没有经过深思熟虑,或者不符合我们要求的协定,欧盟和美国为世界贸易的其他地区承担责任。我们在一起可以向世人展示,开放市场,而并非保护主义,才是走出危机的最好途径,我们可以把标准订高,我们支持商业成功,因为我们并非像某些人所宣称的“老大陆”,而是现代化的主导性贸易力量。因此,我们现在开始工作,我会在自己剩余的任期内竭尽全力为自由贸易区铺平道路,而这也许会成为全世界最大规模的一个。▪

 

采访者:Martin Orth。

 

KAREL DE GUCHT,欧盟贸易委员

比利时人Karel De Gucht出生于1954年,自2010年起担任位于布鲁塞尔的欧盟贸易专员。2013年2月13日他与美国贸易全权代表Ron Kirk共同主张开始自由贸易协定的谈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