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持续经济

生物经济的拓路人Christian Patermann(克里斯蒂安·帕特曼)阐述基于生物原料产业的潜力和局限性。

工业与可持续性并不相互排斥。
工业与可持续性并不相互排斥。 Shutterstock

现年78岁的Christian Patermann博士从1996年到2007年退休一直担任欧盟的生物技术、农业和食品项目总监,2009年至2012年,他是德国首个生物经济理事会的创始成员。

Dr. Christian Patermann
Dr. Christian Patermann

Patermann先生,您被视为生物经济的拓路人。这是什么原因?
2004年的一份经合组织报告使我和我的同事们注意到,人们已经积累了大量有关如何利用动物、植物、昆虫、微生物、酶及蛋白质的知识。我们知道,这些生物资源的一系列特性有着共同点:可再生性、气候友好性和经济潜力,因为用生物资源制成的新材料通常毒性较小,生产所需的水和能源也较少。所有这些因素使我们提出一个问题:考虑主要基于生物原料的经济形式是否有意义?但我们当时很谨慎,最初想到的是欧盟第七研究计划框架内的一个新的重大研究课题,即生物经济。但是结果却不同。

谈到生物经济,我更愿用复数而非单数。

生物经济的拓路人Christian Patermann

那您必须为我们解释一下……
在随后的几年中,许多国家迅速制定了自己的行动计划、路线图和生物经济战略,这远远超出了我们的研究计划。如今,已有60多个国家就生物经济发展出了截然不同的概念。因此,谈到生物经济,我更愿用复数而非单数。在法国,尤其是芬兰,还有爱尔兰、意大利与荷比卢三国,人们已经在化学、林业、尤其是生物燃料生产中建立了大型的、商业化的基于生物的生产线。中国、泰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日本、加拿大、美国的情况也类似。

但使用可再生原料也可能引发新的冲突 -- 比如是种植粮食、饲料还是能源作物。
是的,很遗憾在许多欧盟成员国中,近年来对生物经济的讨论过多地侧重于生物燃料。这从来就不是我们的意图所在。我们始终平等地讨论四个“F”:食物(Food)、饲料(Feed)、纤维(Fiber)和燃料(Fuel)。解决方案应该就在于:生物燃料的原料应该源于不与食物来源存在竞争的干旱和半干旱土壤以及废弃物。这方面还需要做很多研究。但我很高兴,人们重新更多地关注到非能源物质流,即四个“F”。

采访人:Martin Orth

© www.deutschland.de

You would like to receive regular information about Germany? Subscrib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