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更多自由,那里就有更多压力

在德国,劳动世界正在发生变化。这将对人造成什么影响?一位心理学家将通过在家办公和数字化来说明这一点。

新型劳动:工作地点与时间由你决定。
新型劳动:工作地点与时间由你决定。 Gpoint Studio

Julia Scharnhorst(尤利娅·沙恩霍斯特)拥有心理学和公共卫生两个硕士学位,是一位有资质的心理治疗师。她的重点是工作岗位上的心理健康。

Scharnhorst女士,对行政人员来说在家办公是否意味着巨大的自由?
对于许多人来说,在家办公非常有吸引力:不再有上下班的路途奔波,可以不受打扰地工作,能自由分配时间,连育儿也更容易了。但另一方面也存在信息交流受阻、与团队隔绝的风险。在家办公还可能会使人养成单打独斗的个性。因此,不要把工作岗位完全转移到员工家里,而是将在家办公时间限制在几天,这样才是合理的。

Julia Scharnhorst是健康心理学专家
Julia Scharnhorst是健康心理学专家 privat

Y一代”想要更好地平衡工作与生活。作为回应,企业采取更加灵活的工作模式。这应如何发展?
在任务分工和工作时间及地点选择上有一定的自由度,这有利于心理健康。严格的规定和僵硬的结构会带来更大的精神压力和心理困扰,但企业也必须让那些较长时间在家办公的员工能充分融入。非常重要的是,在家工作的人也能获得承认和尊重。

技术上可行的并不一定符合人性化的劳动设计。

劳动心理学家Julia Scharnhorst

工厂工人未来更有可能要与机器人携手合作。您认为数字化会带来哪些挑战?
数字化的影响将波及每一种工作岗位。可以预见,员工的心理压力将会增加,因为他们必须更加聚精会神,集中注意力,而工作密度的增加和过多的信息也可能会使员工不堪重负。数字化通常意味着自主权的降低,因为计算机已经做了所有的决定,而人只是将其付诸实施。

数字化提出了艰难的伦理问题,因为技术上可行的并不一定符合人性化的劳动设计。劳动与劳动绩效变得越来越容易控制,这增加了员工的压力。

与其他国家相比,德国在现代劳动结构方面情况如何?
单纯从技术来讲,已经存在实现更多数字化的可能性。但在德国,劳动保护法和工会阻止对雇员实施过多的控制和操控。而在那些没有这类法律的国家,甚至会计算员工上厕所的时间,或者员工的每一个工作指令都来自计算机。在德国,这种形式的绩效监控是不允许的。

采访人:Martin Orth

© www.deutschland.de

Newsletter #UpdateGermany: You would like to receive regular information about Germany? Subscribe here 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