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民主任务”

他的《柏林亚历山大广场》给一个老故事赋予了新意:Burhan Qurbani导演态度鲜明

导演Burhan Qurbani。
导演Burhan Qurbani。 picture alliance / Geisler-Fotopress

柏林电影节上放映了他的第三部故事片,这是Alfred Döblin(阿尔弗雷德·德布林)1929年的经典小说《柏林亚历山大广场》的当代翻拍版本。这部电影时长3小时,讲述一位陷入柏林贩毒圈的非洲裔移民弗朗西斯的故事,在2020年德国电影奖中以11项提名独占鳌头。凭着这部隐喻全球化牺牲者的电影,Burhan Qurbani彻底奠定了当前德国最有意思的青年导演的地位。

Burhan Qurbani 1980年出生在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的埃克伦茨。作为阿富汗难民的儿子,他一直积极致力于我们这个时代的主题:移民、认同、多样性、对故乡的权利。与他接触的人都会发现他是一位深思决断的艺术家,一位态度鲜明、说话轻言细语却又不容置疑的人,正如他的电影一样。

德国《基本法》是世界上最美、最富有诗意、最睿智的法律文本之一。

《柏林亚历山大广场》导演Burhan Qurbani

“我是个彻底的宪法爱国者”,当有人向他问起他电影里主角被践踏的尊严时,Qurbani这样回答。“德国《基本法》是世界上最美、最富有诗意、最睿智的法律文本之一。”创作电影在他看来不仅是一教育任务,而且也是一项“民主任务:为了反法西斯抵抗。”

黑框眼镜、短发小帽、开放的眼神:Qurbani有自己独特的形象。他知道如何寻找认同。他的父母近40年前带着两口箱子来到德国,也同时带来了“他们的文化、他们的思想和他们的历史的痕迹。这些被稀释了的痕迹被我吸纳,而我又把它传递给这个文化。”

事实上,他的起步很艰难。2010年他的毕业影片《Shahada》在柏林电影节主竞赛单元中放映,曾招致激烈批评。这个关于三个年轻穆斯林在德国的小故事和竞赛的光鲜亮丽不合拍。“很受伤”,这位导演回忆说。“但我也不后悔,这是一场刺激的冒险。”他的第二部电影《我们年轻,我们强壮》(Wir sind jung, wir sind stark)讲述1992年罗斯托克附近里希滕哈根发生的针对难民营的极右分子袭击事件,这部影片使他在2015年赢得了广泛的认可。这部作品也如同一声呐喊,呼吁在公民社会中承担责任。

《柏林亚历山大广场》主演:Jella Haase和Welket Bungue。
《柏林亚历山大广场》主演:Jella Haase和Welket Bungue。 picture alliance/dpa

Qurbani毫不担心影院作为社会交流之地的未来。“我躲进另一个人的皮囊中,关掉手机,享受一种巨大的特权。”对于《柏林亚历山大广场》非常合适:在三个小时里与一位平常根本不会看一眼的人共同生活,分担苦难。

© www.deutschland.de

You would like to receive regular information about Germany? Subscribe here: